余酒难尽

世界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
铁人本命,永远的TeamIronman
介绍一下我旦那——千手扉间
emmmmmmmmm开学就慢更主
#霍格沃茨斯莱特林毕业生#

我的语音助手什么情况orz
这把刀子捅的我好爽QAQ
托尼斯塔克,我爱你不止三千遍。

【莉斯/斯莉】这个男人竟然该死的甜美pwp ABO

斯莉文嘻嘻(♡˙︶˙♡)

警告:女A男O设定哦!

哭唧唧的青年教授超级好日的呢。

前半部分剧情铺垫,注意后面有车,ABO设定。

码这篇文的时候,自我代入莉莉角色,呜呜呜,每个时期的教授都超喜欢!

我斯!!

车链在评论里。

求好看的同性电影QAQ

如题

ballball各位同好们

有没有好看的同性电影推荐

要年下攻的,bl的

类似于《再过四年》之类的

记梗pwp

冬兵和叉骨  双特工
《史密斯夫妇》AU

【主奇异铁/微虫铁】cor cordium(心中的心脏)

        “你那位朋友一直这样吗?”刚刚还在争吵的星爵突然扯开了话题,好奇地看向了坐在远处的斯蒂芬.斯特兰奇。

        托尼有些心慌,泰坦星恶劣的气候伴随着满天黄沙,冷冷地拍打在他身上,小沙砾撞击在纳米盔甲上,咔哒咔哒的小声音让人莫名烦躁。       

        些许碎石轻柔地砸在他的脸上,托尼眯起眼望向盘腿坐在一块大石上的斯蒂芬,有些怀念自己位于曼哈顿的豪宅里各式各样的太阳镜。

        不过,斯蒂芬这副像磕了摇头丸似的模样他倒是第一次见,托尼急匆匆地冲到对方身前,却也不敢喊他,法师的小玩意儿一向层出不穷的,任然信奉科学至上的全美第一天才科学家,面对自己不熟悉的领域,除了眨眨那双湿润的大眼睛也无法可想。

         “哦,伙计,你终于回来了。”托尼试图用漫不经心的语气掩饰自己的担心,他试图再扯几句“十二月的女郎”之类的鬼话,可是斯蒂芬一用那双灰绿色的眼眸瞅着他,那些风流就仿佛哽在喉咙里,托尼无意识地在地上滑动了一下左腿。

        那块地方立刻呈现出一种被踩踏过的印子。斯蒂芬清了清喉咙,他原本觉得难以开口的话以一种他也觉得陌生的姿态流了出来:“我刚刚看了到未来看了一下我们的结局。”

        他快速的撇了一眼摆出认真倾听姿态的托尼,要知道斯塔克向来与正经搭不上边,斯蒂芬又发散了思维,没有意识到自己停顿的时间过于长了,最终还是斗篷在他腰间挥了一把。

       “我看到了一千四百万个结局。”斯蒂芬又停下去不说了,他不知道该怎么样告诉托尼,他们没有在任何一个结局中拥有过幸福。

        他沉默着,或者说是安静地注视着托尼,泰坦星上的光线在虹膜中折射,夹杂着托尼斯塔克的魅力,硬生生地把冰冷的灰绿色安上一丝暖意。

        没有人愿意打破寂静,也许是因为没有人愿意做这个打碎所有人幻想的现实者,托尼在心中叹息了一声,故作轻松的问出了这句残酷的英文:“我们活下来的有几种?”他佯装不在意的笑着,只是左嘴角的弧度比平日里的低了五度。

        斯蒂芬比托尼要高上不少,他就着这个高度差一遍一遍地扫视着托尼摘去头盔的脸庞,或许对方已经不再年轻了,斯蒂芬想,疲惫已经爬上了这个英俊的小个子男人的脸。

        托尼不会法术,也没有超能力。他追求知识,笃信科学,用高科技来保卫地球。但是托尼斯塔克只是一个普通人,他应该出现在拉斯维加斯寻欢作乐,应该在新闻发布会上为所欲为,这个危险的外太空不应该是他的舞台。

        因为久久等不到他的回应,托尼充满希望的眼神逐渐暗淡,他的心脏一阵阵的收缩着,虽然他早就做了手术将自己与反应堆分离,但他每次心慌总是会按住自己的胸口。

       斯蒂芬了解托尼的每一个小动作。

       他听见自己说:“只有一个。”一个也没有。

  
       他知道托尼接下去的小动作,放在反应堆上的手会抬起来摸摸鼻梁,眨两下眼后会不自觉的用左脚蹭蹭地面。他简直要爱死托尼这些可爱的小动作了,尤其是每次他们在圣殿里打闹的时候。

        于是,托尼抬起自己抚摸反应堆的手,掐了掐鼻根,打起一丝精神:“那看来我们就只能走这种结局了,对吗?”他蹭了蹭左脚,对着斯蒂芬狡黠地眨眨眼。

        斯蒂芬僵硬地笑了笑,暗下决心,他绝对会找到最完美的结局的,他才不要,才不会让托尼斯塔克被灭霸捅穿,自己的恋人一定会永远在脸上挂着灿烂的微笑。
他告诉他们自己需要准备一个法术,在这时间里他们可以再休息一会儿。星爵带着曼蒂斯和大个子到一旁尬舞,托尼跟了过去时不时地嘲讽几句,似乎争嘴状态下的托尼整个人都鲜活了起来。彼得呢?

        “法师先生,你是在说谎吗?”那个全身上下都透露着青涩的蜘蛛男孩突然出现在斯蒂芬身后,“您刚刚回答斯塔克先生只有一种结局的时候心脏极速跳动的声音,被我听到了。”

        斯蒂芬没有停下自己融合阿戈摩托之眼的进程,他只是迟疑地望着这个孩子,他知道,这个看似不一般的蜘蛛侠实际上也只是一个还未成年的孩子,而那一千四百万种结局中,大多数的彼得都会伴随着对生的强烈渴望而死去。

        而他现在要做的正是在这个世界中制止这件事情的发生。

 
        不仅仅是因为他想让这个被托尼视作和自己共同的接班人的男孩子活下去,更是因为,托尼总是会把一切错误归结到自己身上,这将会是一个沉重无比的打击。

        “彼得,你听我说,我在做一件能改变一切的事,请你相信我好吗?”即使斯蒂芬自己都觉得这句话苍白无力。正当他觉得下一秒彼得都会蹦蹦跳跳地去找托尼叽叽喳喳时,一种成年人的沉稳骤然出现了。

       “嗯,我的意思是,如果这对斯塔克先生有好处,那法师先生就去做吧,必要的话,”彼得咽了口口水,他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做好那个最糟糕的准备。

        斯蒂芬抬起手摩挲着彼得棕色卷曲的发丝,神情温和的不像那个高大傲慢的斯特兰奇博士,他一字一句:“我们不做以性命换性命的蠢事,而且,我永远不会做出任何一个对托尼不利的举动。”

        彼得笑了出来:“当然啦法师先生,我当然相信您。”邻家男孩的腼腆悄悄显露。

        斯蒂芬又一次在心里感叹:彼得还是个孩子啊!

        “我会暂停时间,整个宇宙的时间,直到其他平行宇宙的未来有了一个完美的结局,然后我会解开一切。”斯蒂芬向彼得吐露了自己的计划。

         男孩子先是激动的蹦哒了一下,然后立即陷入一种更深层次的担忧:“那如果灭霸的力量强大到足以突破时间的桎梏呢?”“我会尽力拖住时间的,就算我失败了,孩子,我向你保证,他会活下来。”

        这个魔法终于完成了。

        彼得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的肩膀一颤一颤的,他的手不住地擦着眼眶,一圈红痕在棕色的眼睛周围浮现,与托尼的既相似有不同:“您是醒着的,对吗?”

        无头无脑的一句话,斯蒂芬听懂了,他没办法辩解:“是的。”

        “永远醒着吗?”

        “不是永远。”

        “那是多久?”

        “一直到我们能够活下来,或者死去。”

        托尼被平静下来的小虫喊了过来,一降落就被斯蒂芬喊停在了原地:“托尼,我有话想跟你说。”

        “嘿,等等!别说什么再不说就来不及了的鬼话,你知道flag这个词吗?彼得,告诉他这个流行文化。”

        一向对斯塔克先生唯命是从的彼得毫无动静,托尼狐疑地瞅瞅这个,瞅瞅那个:“好吧,你说。”

        “我爱你!”斯蒂芬抿了抿唇,“我爱你胜过一切,你就像我心中的心脏。”

         围过来的星爵三人吹着口哨起哄,即使他们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永远不会尴尬的托尼斯塔克敛去了不正经的表情,注视着斯蒂芬,然后笑了出来:“你早就知道我也是的。”

        “你比这玩意儿还重要。”托尼点点自己胸膛上的反应堆,他从不背情诗,因为他说的每一句话都足够撩人。

        斯蒂芬确定托尼现在是开心的,于是他操控着时间宝石暂停了整个宇宙。

        即使自己依旧弱小,不能确保能够打赢灭霸以及之后的每一个强大的敌人,即使我甚至只能通过这种旁门左道来拥有暂时的和平,斯蒂芬也一定要托尼被定格的那一个瞬间是喜悦的。

        他其实还有一点没有和小虫说,他不仅仅是要永远的醒着,在所有人都定格住的同时保留着孤独的清醒,他还需要去观看那些无穷无尽的未来,独自承受每一次托尼死亡所带来的巨大悲伤。

        那是一千四百万次地面对爱人死去而无能为力。

        舍不得离开你,my cor cordium。

        原谅我的自私,my cor cordium。

拉丁文:cor cordium  心中的心脏

【韦兰】农夫与狼(含pwp)

像我这样四高五强的好少年居然发不出去正文?

罢了罢了,都放微博吧( ¨̮ )

微博链接:

https://m.weibo.cn/6517579516/4231392361873998

韦兰的车就是好吃,我就开,我就开,哼( ¨̮ )

【韦兰】电梯里的苏格兰裙pwp一发完

这周没能摸到网,周末补上

大概是一辆电梯play的小独轮吧( ¨̮ )

https://m.weibo.cn/6517579516/4231172370849857

链接走评论( ¨̮ )

韦兰真好吃(「・ω・)「嘿

【韦兰】客房服务pwp

私设:
(1)姨妈没有在爆炸中死亡,只是受伤。
(2)背景时间是萨曼莎被抓前。

    即使爱丽丝姨母用自己的扶养金养活一个又一个渣男朋友,韦德还是在背对叠楼区的火光奔跑的时候哭成一条狗,当时他甚至想过要狠狠地报复诺兰.索伦托,这个IOI的首席执行官,唯利是图的商人。
后来反叛军告诉他爱丽丝姨母并没有死,而是被救出来安置在另一个州的农场里,但是韦德还是总是盯着手机或电脑发呆,什么什么也没有,除了一张诺兰躺在仓鼠球里的照片。感谢绿洲让他拥有了录视频的机会。
帕西瓦尔在无所事事的时候总是盯着荧光屏发呆,甚至略微减少了上绿洲的时间。萨曼莎有些担心他依旧沉浸在对姨母的愧疚之中,毕竟现在彩蛋还没有找到。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韦德,不过看见他如此关注诺兰,干脆找了一个黑客帮他破译诺兰的隐秘信息。
“嘿,大家伙儿!这个索伦托每周三都会在玫瑰传说住一个晚上,你们猜他会在那干嘛?”戴着眼镜的棕发小哥抬起头挤眉弄眼地故作玄虚,顿时引起一阵哄笑声,甚至还有人比划了一个左手握圈右手食指插入的世界通用手势。
韦德神色一动,鬼使神差地向棕发小哥要到了诺兰常住的那个房间的房间号。

微博链接:
https://m.weibo.cn/6517579516/4227412970002484

如果点不了可以去评论区( ¨̮ )

像粉黑致敬的第一弹(づ ●─● )づ

【冬叉冬】你长得好像我男朋友

这是周六的下午,阳光甚好,照射在懒洋洋的街道上,行人车辆都变得很慢。咖啡店里的朗姆洛单手撑着头,目光沉沉地投向窗外,眉间夹杂着一抹长期积攒下来的郁色。

随着远方缓步走来的那个人,朗姆洛的眼神一下子闪亮起来,就像是雪原上的猎豹,在迷茫与饥饿中发现了自己的目标。那个人越走越近,却又远离了街上的喧嚣。他从饭店关着的玻璃门旁经过,擦身而过的一瞬间却又不经意地转头看了一眼。

巴基站在门口,湖绿色的眼眸透过玻璃门上的字母描绘着朗姆洛。被注视的朗姆洛咧着嘴笑了起来,露出了锋利的犬牙,毫不在意地伸出舌头舔了舔有些皲裂的嘴唇。

巴基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会,晴朗的太阳携带着夏日午后的缱绻,微风卷起他垂挂在脸边的发丝。他还是推开了那扇门,门上的风铃丁零当啷地响了起来,柜台上的老板懒散的抬头看了看这位新来的陌生的客人,发现对方并没有什么购买的欲望之后,又重新埋头进入自己的电影之中。

朗姆洛倒是不这么冷淡,他一扫刚才颓废的坐姿,手指在腿上弹动着,面上倒是丝毫不显,只是笑容更加热情了一点。在他眼里,那只小鹿仔眨着湿漉漉的眼睛,像自己走了过来,与对方每次从冰柜中出来的神情无二。

“你长得像我认识的一个人。”巴基站在朗姆洛的桌前,无头无脑地扔出了一句话。朗姆洛依旧笑嘻嘻的,只是放在桌下的手不自觉地突然攥紧:“是吗?那我长得像谁呀?”

巴基皱着眉,又是好长一段时间的沉默,可以看得出来他在思考,巴基有些泄气,眼神中透露着失落:“我不记得了。”朗姆洛放在桌下的手一下子松开,不见得是释然:“士兵,你这样子对一个陌生人说话算得上是搭讪了。”

说道陌生人这几个字的时候,空气莫名有些滞涩,“要坐下来聊聊吗,小鹿仔?”

“你认识我吗?”巴基敏感的捕捉到了对方语言里的一抹不自然。“小鹿仔,你有点自信过头了吧,你又不是美国队长,所有人都会认识你。”朗姆洛大声笑了起来,上气不接下气,眼角甚至笑出泪花,仿佛他刚刚讲了一个多么好笑的笑话。

巴基明智的没有接下这个话茬,只是抿着嘴,眼神幽幽地盯着朗姆洛,满脸写着我不高兴。朗姆洛停下了这不合时宜的笑,为了防止空气继续沉闷,他让服务员端来了几个甜点。

这几个可怜的甜点显然没能挽回巴基的心情,毕竟他们已经在这位不高兴的小鹿仔手下失去了原型,变得黏糊糊的,让人无法升起任何的食欲。

朗姆洛试着找了几个话题,但是对方仍然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着,这个无聊的下午显得如此漫长。巴基疑惑着自己为什么还没有升起要离开的欲望,他又瞥了一眼对面的男人,莫名的有些喜悦,他不想去思考,因为以往的经验告诉他但凡回忆一些已经遗忘的东西势必会导致头疼。

巴基的口袋抖动了一阵,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队长让他回去吃晚饭了,他挠挠脸,看着似乎闭着眼有些困倦的朗姆洛,打下了几个字:好的,我马上回来。

他将手机塞回口袋,还没有站起身,对面似乎要睡着的朗姆洛立刻睁开了眼,清醒的不像是一个在咖啡馆里静坐一天的人:“你要走了。”不是疑问句,带着一丝无可奈何的断定。

巴基捕捉到一丝愧疚,嗯?为什么会不想离开?他试着组织一些语言来安慰对方,毕竟朗姆洛笑得那么悲伤。“没事,我只是想问问你要不要吃一个李子?”

朗姆洛左手一阵剧痛,但是他还是从宽大的衣袖里摸出一个被体温晕染的很好吃的黑色李子。巴基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他接了过来想都没想就咬了下去。朗姆洛左手持续的疼痛就在这时示威般加重了一下就又消失了,毕竟,警告已经没有用了。

“你明天还来吗?”就在巴基吃着李子的时候,朗姆洛突然来了一句,巴基想说自己很忙,有很多事情要做,可是看着朗姆洛,他好不容易想出来的自认为委婉一点的说法都全部被推翻了。“来的吧。”

朗姆洛将双手插回兜里,不文明地翘起了二郎腿:“还想吃李子吗?”巴基咽下了最后一口果肉:“如果可以的话。”“当然可以。”朗姆洛收回了脸上挂着的微笑,望着巴基离开的背影有些出神,如果是你,没有什么不可以。

柜台里的老板终于走了出来,他摘下脸上的电子模拟面具,是科尔森。他不赞同地看着朗姆洛:“你这样做是违反规定的。”这家新开的甜品店里的顾客同时站了起来,向科尔森示意以后有序地离开,全都是训练有素的特工。

朗姆洛伸出自己的左手,短袖无法掩盖的手腕上是一大块红肿的皮肤,有经验的朗姆洛知道这块地方在不久后会变得青紫,当初九头蛇还存在的时候,这种事情他看见的可不少。

他寻思着明天是不是要换件长袖或是戴个护腕挡一挡,要不然巴基看见了会多想,他笑得甜蜜又无奈,就像是一个为自己傻傻的男朋友着想的人,他随口回着:“只是一个李子。”

这不只是一个李子,这是你给他的李子。科尔森叹了口气,他就知道这种事情永远充满了不可抗力的因素,天知道被特工看管着的朗姆洛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个李子。把朗姆洛压回去以后,科尔森去复仇者大厦看望队长,经过水果摊的时候捎上了一袋李子。

此后的每一天,巴基都会在午后来到这个小咖啡店。

他每次与朗姆洛打招呼的第一句话永远都是“你长得像我认识的一个人”,而朗姆洛也每次都会追问一句自己长得像谁。

他每次都是安静的搅拌着甜点注视着朗姆洛度过一个下午。

他每次离开时都会先啃上一个来自朗姆洛的李子。

这天巴基走后,科尔森少有的坐到了朗姆洛的对面,他迟疑着:“你知道的吧,明天是最后一天了。”“嗯,知道的,这还要多感谢你们神盾局的恩情哈?让我再见他几个月。”朗姆洛的脸上挂上了一种讥诮的神情。

科尔森被噎了一下,没说话,只是晚上又拎了一袋新买来的李子,到复仇者大厦去换掉了上次买的那袋,依旧是没有被巴基动过。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执着地买着,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希不希望巴基恢复记忆。

距离他们第一次在这里见面的时候,已经从夏天迈入了秋天了。朗姆洛一整个下午都很活跃。这估计是自己最后一次注视着巴基转身以及后者离开的背影了,朗姆洛苦涩地想着,他有些不甘心,撕心裂肺地大喊了一声:“我他妈到底像谁啊!”

科尔森有些不忍,可是还是喊出了几名特工:“我很抱歉,朗姆洛先生,今天是我们说好的最后一天,明天你就需要被神盾局处决了。”朗姆洛不置可否,笑得有些惫懒。

巴基也许听到了,也许他没有听到。只是当天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他有些睡不着。翻了个身,喊贾维斯打开了灯,温暖的灯光驱散了一室的幽暗,照亮了那袋李子,他忍着头疼开始回忆。因为朗姆洛到底长得像谁,这个问题的答案不仅朗姆洛想知道,自己也想知道。

真的好痛,不仅是头痛,感觉心也很痛,就像是全身上下的感官都集中在这里一样。那个在脑海里出现的人会是朗姆洛吗?巴基不敢确定,因为他记得这几个月每次见到朗姆洛的时候对方都是坐着的。而这几个熟悉的身影都是站着的侧影或背影,那么这大概就是朗姆洛长得很像的那个人吧,那么他是谁呢?

“巴基先生,我探测到您的心率过快,是否需要我提供帮助或是帮您呼叫队长?”贾维斯温和的伦敦音突然响起,倒是吓了巴基一跳。“嗯,不用吵醒史蒂夫了。”巴基拒绝了后面那个提议,但是,“贾维斯,我问你,如果我心中有一个人影不肯散去,看见他我就会感到很开心。和他在一起,喝咖啡也好,吃李子也好,即使是不做什么我也会感到很开心。那么对于我来说,他到底是什么人?”

贾维斯听话地在庞大的数据库里搜索着,一分钟后就通过对比有了结果:“根据我的分析,您和那位的关系应该属于恋人关系。巴基先生,你是喜欢上了什么人吗?”

有了答案的巴基很快就陷入了沉眠,他很高兴,因为明天他就可以去告诉朗姆洛对方到底长得像谁了,他会说:“你长得像我的男朋友”,这可不是搭讪,他断断续续的想着,这是事实。

【魔道祖师】岁月静好(下)(蠢作者做了一件买椟还珠的傻事)

对不住哈orz想了想还是决定分开发,因为担心宝宝们以为只有图_(:з」∠)_然后不看文。


魏无羡刚来云梦那年,是江厌离的一碗莲藕排骨汤把他真正的带进了江家。

魏无羡只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喝到过这么好喝的莲藕排骨汤,他也是这样告诉他师姐的。

江厌离微微笑着,温婉如同四月的清风:“你才喝过多少汤呀,便这样子说。你呀,变着法子哄我呢。”

魏无羡讨好的笑着,泪痕与污渍交杂的脸上布满笑意。一旁的江晚吟看着这一幕想吐,哼了一声,将剩下的排骨汤都倒进了自己碗里。

“诶!江澄,你做甚,那是师姐做给我喝的。”魏婴也顾不上刚刚决定的要看在师姐和江叔叔的份上对江澄这小子好点的想法,径直扑了过去。

江厌离无奈地看着又打闹起来的两只皮猴子,默默整理着饭盒。

窗外月色正好,静默着看完了这一切的江宗主抚平衣袖上微不可见的褶皱,淡笑着转身离去。在假山旁与虞夫人故作疏离地打了声招呼,而后目若无人地离去。

虞夫人愤恨地盯了魏婴一眼,同样转身离去,心中却开始盘算起如何给自己儿子补身体,好方便他在打斗中压得住魏婴。


“阿羡,你快来。”在水里摸鱼的魏无羡听得岸上传来一声柔弱的呼唤。他仰起头,任由发丝在空中甩出一道灿烂的水珠。

他翻身上岸:“师姐,怎么了?我今日又捉得了一条四肪鱼,待会儿你做了烤鱼与我和江澄吃,好不好嘛?”

“好好好,你这傻小子,整日想的都是上山下水地去抓野物来求我做给你俩吃。”江厌离好笑地用食指点着魏无羡的额头,“你可别忘了你几个月后要和江澄一起去云深不知处求学,我听说那里管得颇严,到时候你可不能像现在这样乱来了。”

魏无羡不在意的摸着自己额头:“我才不想去呢,我留在云梦多快活,还能陪着师姐你呢。”这一脸狡黠的笑容到时叫江厌离戳不下去手。

江厌离抽出自己的手帕,细心地给魏无羡擦着脸上的水珠:“你真不去?要知道娘亲这次是铁了心地要让弟弟到云深不知处求学,你舍得不去陪着阿澄?”

“罢了罢了,江澄那小子没了我不知道会哭成什么样子,那就让他魏婴爷爷去陪着吧。”魏无羡又不知道从哪里摸了根草出来叼在嘴上,一副皮得不行的样子。

江厌离杏眼微微眯起,一下子收回了手帕:“阿羡,若你是江澄爷爷,那你也就是我的爷爷喽?”

“不不不,师姐,谁敢做你爷爷啊,您是姑奶奶,我们可这儿劲地尊敬您嘞!”魏无羡吓得一下子吐掉嘴边的草,拉起对方的袖子开始拍马屁,“对了,师姐你今天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啊?”他小心翼翼地转移着话题。

江厌离也不拆穿他,拉起魏无羡转身回莲花坞:“当然是为你量身体裁做衣服啊,这一离开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可不得多做几套衣裳?”

一听得是这事,魏无羡也不急了,把手交叉枕到脑后,悠哉悠哉地往家的方向走去:“那江澄呢?他怎么不来?他不是最喜欢来挑衣服颜色的吗?”

“母亲带着他在练武场练武呢,你帮他挑几个样式就好了,你们现在啊好得能穿一条裤子了!”江厌离打趣着。

“师姐,这可不行啊,江澄最喜欢把那些衣服绸缎比来比去了,还说什么我的品味差,他瞧不上。”魏无羡紧皱着眉头,“不行,我要去把江澄带来。”

“你不怕娘亲拿紫电抽你啊,以后还有机会的嘛。”江厌离好声好气地劝着。“当然怕啦,唉。”魏无羡抓抓脸,“师姐,你先走吧,我……我鱼忘记拿了,我回去一趟,师姐就在房间里等我吧。”

魏无羡风风火火地跑了,江厌离一手拿着帕子,一手拎着鱼,眉眼之间散发着一种独特的温柔:鱼在我这,他回哪去呀?唉,又是去找江澄了,娘亲的鞭子还没被抽够呢。

谁能想到当初一见面就打了一架的两个小男孩,现在关系会这么好呢?


“阿羡,我……我要成亲了,来给你看看。”

魏无羡跟着怒气冲冲的江澄走进小院,本以为又会遭到一阵臭骂,没想到却是自己最珍重的师姐。

穿着大红色嫁衣的江厌离平添了一股子热情的气息,加之那个酒晕妆,整个人倒是有些妩媚地不同寻常了。

魏无羡怔了怔,有些不舍:“师姐,你怎么来了?”他绕着江厌离走了两圈,“师姐,你真好看,可惜要嫁给金子轩那个混蛋,真是鲜花插在牛粪上。要是日后他对你不好,师姐尽管来找我,我帮你揍他一顿出出气。”

江厌离的笑容一下子有些无奈,不知道该怎么措辞才好。一旁的江澄听到了这话,咳嗽了几声。魏无羡刚想着江澄是不是没照顾好自己生了病,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清亮的男声。

“魏公子还是先管好自己的事吧,我与阿离的事就不劳你操心了,反正我是会一辈子对阿离好的。”魏无羡惊讶地转过身去,看见了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怎么不能在这里了?我娘子在哪里,我就在哪里。”金子轩伸手揽住江厌离的腰,笑得一脸得意。魏无羡真是狠得牙痒痒。

看见情况不对的江澄连忙上来打圆场:“好了好了,时候也不早了,阿姐和子轩哥你们先回去吧,别被人看见了。魏婴我就先带走了。”

金子轩颔首,带着重新带上斗笠的江厌离离去,上了不远处的一驾马车。只见他小心地扶着江厌离,那细心的动作让魏无羡有些慨叹。

“看来金子轩这小子对师姐还是有点真心的,不过,我还是会一直守护师姐的幸福的。”魏无羡拍拍身边的江澄。

“好啊,不过,你是不是应该先和我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不告而别?你心里到底还有没有我的位置?说走就走,厉害了啊我的夷陵老祖!”江澄凶狠地盯住魏无羡,手指蠢蠢欲动。


后来,魏婴在穷奇道上中计,失控的鬼将军还是夺走了他一直守护着的师姐的幸福。

后来,他大战三千修士之时,那个不曾对不起任何一人的江厌离也离开了。

后来,没有人再给他烧莲藕排骨汤了。

后来,没有人再给他动手做新衣了。

后来,他再也不会和江澄打架了。

因为,夷陵老祖也是会死的啊。

如果不修鬼道,魏婴就没有办法保护江澄,保护云梦江家。如果修鬼道,他就不能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

就这样闭卷吧,不想再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