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酒难尽

世界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
铁人本命,永远的TeamIronman
介绍一下我旦那——千手扉间
emmmmmmmmm开学就慢更主
#霍格沃茨斯莱特林毕业生#

【HE/EH】他们说你死了

提要:看电影的时候一直很好奇,蛋仔拯救完世界后,和梅林难道没有想过为哈老师收个尸吗?至少教堂任务的收尾工作总要做的吧?这样的话,王男二中美国表亲把人带走的事情不是应该早就被发现了(=゚Д゚=)?


和哈利好得可以穿一条西装裤的梅林说:艾格西,哈利死了,你就是下一任的加拉哈德。不要将自己溺在悲伤里,你还需要拯救世界。

和艾格西好得可以睡一张床的洛克希也说:艾格西,哈利死了,我知道你非常难过,但是世界也还在等着我们拯救。

就连他们的敌人瓦伦丁也说:哦,男仆,你的男主人被我杀死了,你却还想来拯救世界?

三人成虎,这种东西我是不信的。

哈利.哈特怎么会死呢,他可是加拉哈德啊。

可是艾格西自己也亲眼看到了。

世界被拯救了,艾格西也顾不上什么公主的小雏菊了,他拉住梅林沾满烟尘的袖子,睁大自己的狗狗眼,眼中晶莹闪现,眼圈微红:梅林,我们去把哈利带回来好不好,他一定等得很急了。

梅林沉吟了半晌,犹豫着还是没有再次说出哈利已经死亡。他叹了口气,想着加拉哈德们都是自己的克星,开动了飞机,带着些许疲惫。

教堂门前空无一人,不,空无一尸。

梅林,洛克希,艾格西三个人面面相觑。

艾格西突然笑起来,纵使眼睛还是红着。就说三人成虎的东西不可信吧。

emmmm,艾格西,你要知道……梅林摸摸自己光澄的脑门,就算哈利现在算是处于一种失踪的状态,被迎面击中脑部,根本没有活下来的可能,更不必说他现在下落不明。

谁还管这呀,艾格西轻快地说着,眼底的光芒带着微微的疯狂,我会找到他的。

艾格西没说如果没找到哈利会怎么样,梅林总觉得艾格西的精神状况有点不太对头。

可是谁还管这呀?

哈利.哈特可能还活着,这个消息就值得整个金士曼在全球奔波。

艾格西冲进那白色的房间,把哈利勒进了自己的胸膛,幸好你还活着。

先生,请你放开我。我想,你一定是认错人了……我是一名昆虫学家,不是你口中的什么加拉哈德。哈利带着点迷茫,用着一种软软的声调说着,和当初他说自己是天主教男妓的模样陌生又熟悉。

艾格西满嘴答应着,但是手就是不肯松开一点点。

哈利没死,并且自己已经找到他了。

失忆?谁还管这呢?

欲望之光,生命之火

生命之光,欲望之火
韦小宝x陈近南   现代AU 师生年下
       “陈老师,该去上课了。”韦小宝敲开化学组的门,轻巧的走了进去,娴熟的转到那张靠近角落的办公桌。被用来充做隔栏的玻璃板上贴了两三张课表,下方凌乱的摆着几个未拆封的盒子。韦小宝抱起木制办公桌上的作业,不算大的动作幅度却使埋头在书堆里的中年人顺势惊醒。
      
        陈近南放下手中的笔,歉意地笑笑:“瞧我这记性,果然人是越来越老了,不如你们这些年轻人啊。”韦小宝也跟着笑了起来,嘴角的虎牙一闪而过:“怎么会呢,我才不觉得陈老师老啊。”韦小宝一边说着,眼睛一边滴溜溜地转着,对上陈近南藏在黑框眼镜后的双眼,偶尔扫一眼周围的环境。
       
        陈近南也不说什么,只是让韦小宝先行回到教室:“今天我要给你们展示一个我自己设计的小软件,你去教室里打开投影仪吧。”韦小宝愣了一下,眯了眯眼睛,陈近南谈起自己的软件的时候眼睛亮亮的,甚是好看。韦小宝清脆的应了一声,习惯性的伸手去收拾笔记本电脑。
      
        “不用了,你放着吧,我还有些地方要修改一下,就先放着吧。而且你还要抱作业,也不方便拿,我等下自己拿过来吧。”陈近南不自觉的摆弄了一下鼠标,韦小宝依旧是笑着点头。只是转身后,面上的表情瞬间阴沉下来。
       
        不对劲,自从自己当上课代表以后,所有课前准备都是自己帮忙做的。陈近南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特意提出他自己前往教室过,他仔细的思考着办公桌上的摆设,那几个盒子都是他近日用打工赚来的钱买给陈近南的礼物。莫不是陈近南发现了自己的小心思,韦小宝眼前一亮,继而脸色更加阴沉,那么这是陈近南变相的婉拒喽?该说真不愧是个好人么,连拒绝都这么隐晦,暗悄悄地划清界线?韦小宝嘲讽的一笑,唇角若隐若现的虎牙彰显着不怀好意。
       
        韦小宝站在楼梯旁的柱子后面,贪婪的盯着陈近南抱着台电脑从一楼走上来。这个角度韦小宝并不能看到陈近南的全貌,只能偶尔瞧见陈近南出现一瞬,但他依旧甘之如饴的等在那里。
       
        眼看着陈近南快走到这层楼了,韦小宝往后面撤了几步,恰好错开转身的陈近南,而后悄无声息、亦步亦趋地跟着向班里走。陈近南抱着台电脑,有些奇怪今天学生们怎么都安静的坐在位子上,他有些无奈的自己腾出一只手推门。“老师,别进来啊哈哈!”教室里的喧哗被打开了全班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后门。
       
        陈近南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只是突然被身后的人环在怀里。韦小宝一米八五左右的身高倒是显得陈近南一个成年人在他怀里有些娇小了,韦小宝心情颇好的用右手搂住陈近南,左手张开撑住了那个从上方落下的水桶。“陈老师,对不起啊,我们以为是冯锡范老师的课呜呜呜……”那个开口的少年被人捂住了口,拉倒了后面去,班级里依旧嘻嘻哈哈的。
       
        原来是学生的恶作剧啊,陈近南无奈地微笑着,这帮学生都快成年了还玩着这些小孩子的游戏。他想要抬腿向前走,但身体却已经被身后的人紧紧揽住,他这才发现自己出于一个怎样的情境,他尴尬的站立在那里,装作与学生聊天的样子不动声色的挣脱着。
      
        韦小宝微笑着,手下暗自用力,将人搂得更近一些,强硬的把下巴虚虚的抵在了陈近南的发旋上。他与站在人群中央的玄烨对视了一眼,本来嘛,玄烨作为韦小宝多年好基友,就了解韦小宝的那颗贼心。班上的男生又都以他们二人为首,没有韦小宝的示意,谁敢对着化学课代表韦小宝的老师恶作剧。这次本就是韦小宝设计来探查陈近南的一出戏。
       
        韦小宝虚虚的蹭了一下陈近南的头顶,随即感受到陈近南身躯有些僵硬,好了,这下韦小宝关于自己被陈近南发现的想法已经验证的七七八八了,韦小宝敛下眼眸,注视着眼前人的耳垂在自己的呼吸下慢慢染上一抹红色。诶,这可不像是嫌恶或是无动于衷的表现啊,他按耐住那个雀跃的小心思。
       
        韦小宝左手使力,将水桶稳稳地扔到了另一个同学的手上,只是“不小心”滴下的水滴恰巧落入了陈近南的衣领之中,冰冰凉的水落在敏感带上,陈近南颤栗了一下。将一切都收入眼中的韦小宝却微笑着松开了右臂,慢慢来,不着急,即使是胆小的兔子急了也有可能咬人,再等几周,一切都将见分晓。
       
        窗外已经落下了密集的雪花,办公室里常年开着的恒温空调却使人感受不到外界的寒冷。韦小宝领着一个咖啡色的小纸袋,安静的溜了进来,反手把门锁上,不过即使是落锁的响声也没打扰到那个在看着手机上的视频傻笑的男子。韦小宝只觉得心头一片柔软,倒是很少看见陈近南这么不稳重的样子呢,不过,正事还是要做的。
陈近南突然觉得眼前一黑,眼睛被一双手给挡住,有着接触的眼角部位感受到一片温热,他试探地问道:“是小宝吗?怎么突然过来了?学生不是昨天就已经放了吗?你还不回家?”韦小宝俯下身以一种不怎么舒服的姿势抱住了陈近南,将头靠在了陈近南的肩上,用唇在对方的脖颈上厮磨着:“陈老师,你忘了,我之所以能来到这所学校还是靠你把我从乞丐堆里救出来,还为我找到一对真心收养我的夫妻。我才能和玄烨做兄弟,但是你才是我的家呀,马上就要毕业了,我才舍不得回去呢。”
      
        陈近南被韦小宝直白的话语惊住了,他有预感在这么下去会发生一些他意料之外的事,但是一向待人温和的他依旧没办法说什么重话,他犹豫地措辞:“小宝,我还有些要紧事,你看要不你先回去吧。过几日,过几日我一定……”韦小宝不想再温吞下去了,是时候食用这块垂涎了三年的兔子了。
      
        他小心翼翼但强势的吻住了陈近南的唇瓣。

车:https://shimo.im/docs/iAHAxrXrHRYdNFkQ
或者看评论,我已经重新在评论里发了一个可以点的链接啦(づ ●─● )づ
谢谢大家(づ ●─● )づ

乌托邦式爱情

先说一下我对于《魔道祖师》这部小说的总体看法:写的真的挺好,但全文的深度更多的却是由那些爱憎分明的配角(副主角)支撑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只是我个人的感觉,蓝忘机的人设到后期有一点点崩坏,就是有点作者前期描写的蓝二的各种守礼高冷,都只是为了后期让蓝二为了爱情为了魏无羡放弃所有的意思。


忘羡这一对的行为方式,仿佛只是为了这场美好的爱情而设定。远远不如其他那些配角,从一种更加符合自身经历、身份背景、人物性格的角度来推动情节发展的方式。


比如说蓝曦臣,与蓝忘机身份相似,性格不同,同样是姑苏双璧之一,蓝家家主。他的性格是温和的,他是一个比较包容的人,在某些事情上允许一些出格的手段。

这点从他经常在聂明玦与金光瑶之间不断地和稀泥可以看出,他理解金光瑶的所作所为,能够包容他的一些激烈的进取方式。只是蓝大每次的劝解仅仅是相当于用海水将矛盾的礁石淹没,不管你看不看得见,根本矛盾依旧存在,只要触碰到这块危险的礁石,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我们能否这样认为,金光瑶最后之所以会选择对聂明玦痛下杀手,有一部分原因是他不想让自己心中的白月光蓝曦臣,因为聂明玦而发现自己的恶劣,从而对自己失望。

金光瑶死了,蓝曦臣悲痛吗?答案是肯定的,从小说最后蓝曦臣一直追问聂怀桑,关于聂怀桑是否真的看清金光瑶在背后动手脚。蓝曦臣知道真相,但他良好的修养和儒雅的天性不允许他因自己的错误而迁怒他人,他只能在自己的心中追悔莫及以至于后来总是心神恍惚。

蓝曦臣就是这样一个好人啊。


又比如说江晚吟。

明明自己才是真正的江家继承人,天赋不如魏无羡不说,父亲也不疼自己,只有一个强势的母亲,对自己要求严格,希望自己做个好家主。

世人只记得魏婴的随心所愿与潇洒,谁曾记起少年江晚吟也曾是一枚鲜衣怒马的少年?魏婴放纵自我骄傲非凡的资本就是江晚吟的含泪泣血的成长。

最后,两个人的姑苏双璧,一个人的云梦双杰。

就是这些经历导致江澄后来做出一些有些读者嗤之以鼻的“背叛”兄弟举动,他不是妒忌魏无羡而采取的报复性措施,只能说这都是在外界的必然因素的推动下的无奈之举。

使人成长的不是岁月,而是经历。人,总是要成长的呀。


相比之下,魏无羡和蓝忘机的二人怒怼百家修士就有点无理取闹的意味。是的,蓝忘机当着众人打脸蓝家家规只为护住魏无羡这一点确实令人暗爽,甚至不禁yy一下有一名盖世英雄踏着七彩祥云来接自己的美好情状。

但他对不起蓝启仁,对不起蓝家给予他的一切,他辜负了自己身上的责任。蓝忘机不仅仅是魏无羡的蓝忘机,他还是蓝家的荣耀——含光君。可他所做的一切却让蓝家的四千家规成为笑话。


这是一段美好的理想化的爱情。充斥着一流的文笔和三流的言情小说套路。

对于这部小说我只能说,我爱配角,配角爱我。



【杰萨/萨杰】吃醋

杰克觉得萨拉查最近有点不对劲,总是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自己。


萨拉查也觉得杰克最近有点不对劲,总是在一个人的时候表现出一副正经的样子。


这很不对劲,萨拉查心想,杰克最近不仅减少了骚扰自己的次数,还总是背着自己扒拉一些藏宝图。难道杰克又想去寻宝?可是为什么不和我说,最可疑的是,杰克偷偷翻看次数最多的是一本镶嵌了红宝石的日记本。


萨拉查发誓自己曾经在巴博萨哪里看到过。


阿曼达.人近中年.结婚不到七年.萨拉查想到了一种最坏的可能性。


他眯起了眼,手中的佩剑开始不自觉地快速敲击着沉默玛丽号已经千疮百孔的甲板,震下了一层又一层的混有腐朽血腥味的灰。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让那只死麻雀去喂自己的宝贝鲨鱼吧。】


萨拉查恶狠狠的想着,手却违背了主人的意愿悄悄地攥紧,舍不得的情绪从指尖弥漫开来,敲击的节奏有一下没一下。


【算了,那就用铁丝穿过他的四肢,绑在船上陪我一辈子好了。】


萨拉查用自己仅剩的半个脑袋思考着,说来也怪,构思刑罚时怎么也想不好,但一想到杰克失去自由后会有的绝望,否定的想法立刻成型。


【那就暂且不想好了。。】


萨拉查默默地叹了口气,回忆中和杰克相处的每一幕都无比耀眼,连自己被西班牙国王亲封上将的荣耀,都只能黯然失色。


身为亡灵船的船长,萨拉查对沉默玛丽的任何一个位置都具有蜜汁掌控力——有人在偷小船!


杰克一手握着不能指南的罗盘,一手割着小船系在沉默玛丽号上的绳子,杰克用着少有的冷漠表情注视着不时落下灰烬的绳子,嘴里骂骂咧咧的。


这艘船,这艘船上的人,就像这条绳子一样,一举一动间总是不断地破碎成灰,又再次凝聚起来。啧。


超出常人许多的敏感让杰克很快就发现了正站在大船的栏杆边、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的萨拉查,一贯冷静的海军军官眼中竟然出现了一丝火苗。


杰克以为那是愤怒的、对于船被偷的怒火。他迅速地一脚踹开象征着自己犯罪踪迹的绳结,并试图用身体遮挡住占位不小的朗姆酒瓶。


很快他就明白,那不是怒火,而是妒火。


“我想,你是打算逃跑吧,杰克.斯派洛。”特有的卷舌口音却代表着主人的愤怒——萨拉查只有在生气的时候才会喊全名。面对杰克东张西望吹口哨的恶劣行径,萨拉查终于忍不住了。


他一把抽出杰克腰间的佩剑:“让我想想,这把做工精巧的佩剑是你的威尔做的吧?亦或是这把剑代表着那位一直苦苦追逐着你,甚至为此放弃了自己高贵身份的英国军官诺灵顿?”


他又狠狠攥住杰克的右臂,轻柔的撸起杰克的衣袖,用大拇指摩挲着那个“P”的烙印:“还是去找你多年的老情人贝克特勋爵?”


在杰克毫无防备甚至暗暗松了口气的情况下,萨拉查终于暴露了自己的真实意图——他掏出了杰克藏在衣服里的红宝石日记本:“你怕不是要去找那和你相爱相杀好多年的黑珍珠号船长巴博萨!”


“嘿,亲爱的,我才是黑珍珠号的船长好嘛。。”杰克试图跳起来勾到萨拉查高高举起的日记本,在萨拉查迫切追逐真相的的眼神下败下阵来,唾弃了自己哀怨已久的身高差。


“宝贝,我在你的眼里居然是这样的人吗?那个小矮子倒是挺可爱的,但是巴博萨......”杰克想了一下可怜的小麻雀和凶狠恶毒的巴博萨的搭配,瞬间佩服起自家爱人的脑洞。


【咦,等等,话说果然是因为诅咒的原因,脑袋上有个大洞的萨拉查才总是会想一些奇奇怪怪的东东啊】


“呵呵,你不是号称睡遍加勒比海么?”阿曼达.脑袋上有个洞.萨拉查丝毫没有意识到杰克的想法已经在此刻放飞天际了。


杰克厚着脸皮用矮了对方将近半个头的身高把西班牙长官搂在怀里:“阿曼达,你只需要记住你是我唯一的珍宝就可以了。我已经找到了解决诅咒的办法,你可以回家了。”


萨拉查突然嘲笑起自己来,爱就是爱了,哪有那么多为什么,自己还不如杰克呐。不过,


“为什么突然想给我解决诅咒,我才不信你只是想让我回家这么简单。”萨拉查强势的反搂过杰克。


“emmm虽然我挺喜欢和亡灵状态的你做些羞羞的事的,”杰克的脸上又洋溢起某种不可言说的微笑,手下不老实的摸来摸去,“可是我不想每次和你接吻都被糊一脸的灰啊,宝贝。”




沈究南:我对老萨已经是爱到深处自然黑了。

【杰萨/萨杰】醒来觉得甚是爱你(小短篇)

“萨拉查!”杰克挣扎着从那片虚无中脱身,满身汗水的躺在那里,左手还紧紧地攥着一小片湿漉漉的床单。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探了过来,拨了拨杰克额前的碎发:“还好吗,小麻雀?”这只手带来的温暖为疲惫的他挥散了梦里的黑暗。

杰克俯身过去抱住了萨拉查,埋在萨拉查的脖颈处沉声说道:“我好像,做了一个非常非常恐怖的梦。”

萨拉查失笑:“我怎么不知道天不怕地不怕的斯派洛船长也会有害怕噩梦的一天?”

杰克拥住自己爱人的胳膊更加用力:“我们没有相爱,在三叉戟那里你没有抓住我的手,这怎么可以!”

萨拉查安抚般地摸着杰克的后颈:“那是另一个杰克·斯派洛和另一个阿曼达·萨拉查的故事,我们不会这样的。”

杰克抬起头,盯着萨拉查深邃的眼睛,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直到鼻尖顶着鼻尖,直到两人的瞳孔中都只有对方:“我爱你,爱你胜过爱朗姆酒,真的。”

萨拉查:“嗯,我知道。”

杰克:“我每次醒过来都会更爱你一点,真的。”

萨拉查:“嗯,我知道。”

大家都没空陪我玩QAQ……
字丑无奈(((o(*゚▽゚*)o)))

【杰萨】灰色地带

背景:现代au,剧情向,前前黑帮·前警察·现双面人杰,反黑帮小组·坚持正义独裁的萨。


“阿曼达·萨拉查,你要我说几遍,你才会记得不要再这么一如既往的冲在前面?”杰克坐在沙发上,为一旁刚刚出完任务回来的萨拉查处理脸上的伤口,“警察有那么多,少你一个不少,黑帮有那么多,你多杀几个也不会被全部清除,为什么这么卖命?”


“杰克,我的祖父和父亲都是警察,他们采取了怀柔政策,可是最后他们都死在了黑帮火拼之下。你知道吗?那些嚣张的黑帮成员直接冲到我的家里来下用血书写的警告书,我的祖母和母亲日日夜夜地担心他们两个会出事。”


萨拉查抓住杰克的肩膀认真注视着他,“邪恶是注定没有办法共存的,现在的局势越来越激烈,虽然我们已经采取了有效的措施,但是你出门在外还是要小心一点。”可能是想到了自己给杰克带来的隐藏威胁,萨拉查刚毅的脸上不禁出现了一丝担忧。


杰克一把甩开了萨拉查的手臂,起身走了几步:“怎么会没有办法呐?黑白不一定要分的那么清楚啊。”他走到窗户旁看了看楼下川流不息的车辆,对面大楼的一丝反光吸引了他的注意。


杰克一把拉上窗帘,“我不就是在灰色地带上活的好好的吗?你做的太过的话,警察那边也不会放过你的。”他想起近日来警察那边的线人为他提供的情报:萨拉查行事刚烈,与上司的不作为形成鲜明对比,已经引来上司的不快。


萨拉查坐在沙发上沉思着,窗帘缝隙中透过的浮光调皮的打在他的脸上,形成亮暗两部分。良久,他转过头来:“杰克,如果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不坚持黑白,那我们就会失去黑白之分,就会失去秩序。而且,如果连黑白都无法区分,那不是太可怕了吗?”


杰克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办法说服自己的男朋友了,他叹息着走近,用一个吻来安抚着双方,结束了这个并不愉快的话题。


当拥有复仇女王之称的著名黑帮女大佬洛盼走进房间的时候,一个熟悉的人影让她迅速拔出了🔫:“Holy shit,你怎么会在这里?”说着就要扣下扳机,坐在前面的警察署长白姆达一脸冷笑,不屑的瞥了瞥嘴,他主张怀柔政策并不是因为他惧怕这些为所欲为的黑帮,而是因为这能带给他更大的利润。


“好了,别演了,这里没有别人,虽然不是我叫你来的,但是我们实际上还是来做生意的。”白姆达望向了从暗门进入的杰克,“对吗?斯派洛船长。”听到这里,洛盼顿时放下了心,斯派洛船长,一个最有名的维持黑白交易的中间商。


“今天我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但是我发誓这不会带来什么威胁。老规矩,白姆达牺牲一部分警察和城南的一块地皮,洛盼送出一部分喽啰和一些枪支、毒品。可以吗?”杰克真的是非常不耐烦,自己还要赶着回去陪老婆,却发现自己家族三月一次的生意时间又到了。


在得到白姆达和洛盼的同意以后,杰克不愿再做停留,转身就走。“杰克,你不来查人员捐赠名单了?”洛盼喊住他,“顺便...”她性感的抚摸自己的头发,动作中带着点暗示。


杰克略表遗憾的挥挥手:“不好意思啊,拒绝一位美女的邀请,不过我相信你们会选择合适的名单的,我还要回去陪男朋友呢~”


三日后,“船长,我们走吧,牺牲品已经到位了。”“嗯。”杰克坐上车,与一旁的警车擦肩而过,他此时才打开一直静音的手机,上面萨拉查出任务之前的道歉短信让他疯了一般的驱车往回开,在接近地点的时候,他下了车,与平常无异的走着,看着燃起大火的房子,他也只是站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之后萨拉查那个小队的追悼会他也没去参加,藏起了所有合照,从此不敢再动心,只是偶尔,当他真正的喝醉了酒,才会抓住自己忠心的手下吉布斯碎碎念着什么黑的白的不如灰的。


调色盘上的黑与白最终总是会变黑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