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家大少沈究南

别留恋,岁月中我无意的柔情万种。
emmmmmmmmm开学就慢更主
#霍格沃茨斯莱特林毕业生#
常年沉迷逆cp。。
突然发现文荒。。只是因为自己吃的cp又冷又逆QAQ

【杰萨】厄里斯的梦(1)

背景:加勒比海盗五剧情结束以后.女巫为了活下来送给了杰克一瓶药水做礼物。

“美人们,你们真是不知道我这次遇到的手下有多么恶心,一天到晚和他的计时女女朋友唧唧我我,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杰克左拥右抱的站在龟岛旁供船只停泊的码头上,摇摇晃晃地在两个娇笑的女人身上上下揩油。


“哪像伟大的杰克·天下第一帅·斯派洛船长一样英俊神武呢。”不时空出一只手拿过一边的朗姆酒牛饮一口,杰克又开始叽叽喳喳地炫耀起自己这次的冒险来。


“啊!”一旁的金发大胸美人突然惊叫起来,杰克受到惊吓一把跳开,后怕地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女人真是可怕,伟大的斯派洛船长没死在亡灵手下却要在女人的尖叫声失去一只风流的耳朵了...”


“船长,您故事里那个亡灵是不是有一头自由漂浮的黑发和破碎的脸庞?”另一边的棕发美人紧紧拽着杰克的衣袖,“他还穿着过时的海军军服,并且提着两把佩剑?”


“嗯哼,是啊。”杰克狐疑的回答着,“伟大的斯派洛船长的冒险故事还没讲到这里吧?你?哦,我知道了,你其实前几天就已经尾随过我和其他小美人的约会了吧?”他又得意扬扬的摸了摸自己头上翘起的呆毛。


谁知那个棕发美人一听转身就跑,同时还不忘拽上哪个恐惧得瘫倒的金发女郎。“嘿,你们两个,我可是付了钱的?!!”杰克在原地气的跳脚,到底怎么回事啊,莫名其妙,难道是我的魅力下降啦?怎么可能,他自豪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这么好的皮肤。


杰克叹着气准备回去拿起放在地上的朗姆酒,这年头,只有酒对我好啊……然后一转头“西班牙人?!!”站在码头前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随着巴博萨一起落入海中的海上屠夫萨拉查。


萨拉查双手握着剑冷漠的站在码头前,当杰克终于从女人身上转移视线看到他的时候他洋溢出一抹阴狠的笑容:“斯派洛?小麻雀?我终于找到你了!”伴随着本应喜悦的语气却暗带狠戾的话语,他的嘴唇中渗出一缕又一缕的黑血。


杰克突然不慌了,他甚至开始得意忘形的走到萨拉查的面前不远处:“我说萨拉查船长,您似乎不能上岸吧?”
萨拉查皱了皱眉头,然后一跃而起,踹倒杰克,一脚踩在杰克的腹部,右手持着佩剑擦着杰克的脸迅速的插入木板中:“你是不是忘了,海神的三叉戟已经被你们斩断了?”


杰克此时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萨拉查的现状,虽然头发依旧气死牛顿,说话还时不时吐黑血,但是本应破了个洞的头部竟然只剩下了几丝裂纹。并且明显踩在陆地上的萨拉查并无半点不适。


“这还要多谢你啊,我亲爱的小麻雀,虽然还留下了一部分诅咒的后遗症,但是不管你逃到哪里,我都能找到你。”就像是看穿了他心里所想,萨拉查慢悠悠地补充道,“不过,你已经没有以后了,因为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去地狱的船票了。”


说罢,萨拉查为了防止杰克趁机逃跑,索性一屁股坐了上去,压得杰克想翻白眼。他高高扬起左手的剑,瞄准杰克的胸膛狠狠地刺去。“oh,f**k!”杰克试图伸手去挡。


杰克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重新扬帆起航、弹药充足的黑珍珠船长室的床上,他后有余悸的摸摸自己的胸膛,随即想起来什么,冲出了船长室,找到了吉布斯:“吉布斯!”


吉布斯一脸疑惑地望着自家本来天不怕地不怕的船长脸上居然少有的露出了害怕的表情:“船长,怎么了?是您又被谁追杀了?还是又闯下了什么不好惹的风流债?”


杰克紧紧拽住自己忠心耿耿的手下:“夭寿啦,我居然梦见了萨拉查!”原本还一脸严肃的吉布斯听完便放松了表情:“说真的,杰克,你再这样大惊小怪,我可能就要炒你鱿鱼了...”


吉布斯说着不在意的摆摆手,准备走人去工作,自己再不努力,黑珍珠杰克不要自己还舍不得呢……

“咦?杰克,你的脸怎么划伤了?快去包扎一下吧。都三十多的人了,别弄的像个巨婴一样,这种伤我可懒得弄。”

杰克疑惑地摸了摸自己的左脸,一丝粘腻站在手上,这是,血?我的血?可是,这不是那个梦里萨拉查佩剑插下的位置吗?他的瞳孔迅速收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