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究南

世界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
铁人本命,永远的TeamIronman
emmmmmmmmm开学就慢更主
#霍格沃茨斯莱特林毕业生#

欲望之光,生命之火

生命之光,欲望之火
韦小宝x陈近南   现代AU 师生年下
       “陈老师,该去上课了。”韦小宝敲开化学组的门,轻巧的走了进去,娴熟的转到那张靠近角落的办公桌。被用来充做隔栏的玻璃板上贴了两三张课表,下方凌乱的摆着几个未拆封的盒子。韦小宝抱起木制办公桌上的作业,不算大的动作幅度却使埋头在书堆里的中年人顺势惊醒。
      
        陈近南放下手中的笔,歉意地笑笑:“瞧我这记性,果然人是越来越老了,不如你们这些年轻人啊。”韦小宝也跟着笑了起来,嘴角的虎牙一闪而过:“怎么会呢,我才不觉得陈老师老啊。”韦小宝一边说着,眼睛一边滴溜溜地转着,对上陈近南藏在黑框眼镜后的双眼,偶尔扫一眼周围的环境。
       
        陈近南也不说什么,只是让韦小宝先行回到教室:“今天我要给你们展示一个我自己设计的小软件,你去教室里打开投影仪吧。”韦小宝愣了一下,眯了眯眼睛,陈近南谈起自己的软件的时候眼睛亮亮的,甚是好看。韦小宝清脆的应了一声,习惯性的伸手去收拾笔记本电脑。
      
        “不用了,你放着吧,我还有些地方要修改一下,就先放着吧。而且你还要抱作业,也不方便拿,我等下自己拿过来吧。”陈近南不自觉的摆弄了一下鼠标,韦小宝依旧是笑着点头。只是转身后,面上的表情瞬间阴沉下来。
       
        不对劲,自从自己当上课代表以后,所有课前准备都是自己帮忙做的。陈近南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特意提出他自己前往教室过,他仔细的思考着办公桌上的摆设,那几个盒子都是他近日用打工赚来的钱买给陈近南的礼物。莫不是陈近南发现了自己的小心思,韦小宝眼前一亮,继而脸色更加阴沉,那么这是陈近南变相的婉拒喽?该说真不愧是个好人么,连拒绝都这么隐晦,暗悄悄地划清界线?韦小宝嘲讽的一笑,唇角若隐若现的虎牙彰显着不怀好意。
       
        韦小宝站在楼梯旁的柱子后面,贪婪的盯着陈近南抱着台电脑从一楼走上来。这个角度韦小宝并不能看到陈近南的全貌,只能偶尔瞧见陈近南出现一瞬,但他依旧甘之如饴的等在那里。
       
        眼看着陈近南快走到这层楼了,韦小宝往后面撤了几步,恰好错开转身的陈近南,而后悄无声息、亦步亦趋地跟着向班里走。陈近南抱着台电脑,有些奇怪今天学生们怎么都安静的坐在位子上,他有些无奈的自己腾出一只手推门。“老师,别进来啊哈哈!”教室里的喧哗被打开了全班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后门。
       
        陈近南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只是突然被身后的人环在怀里。韦小宝一米八五左右的身高倒是显得陈近南一个成年人在他怀里有些娇小了,韦小宝心情颇好的用右手搂住陈近南,左手张开撑住了那个从上方落下的水桶。“陈老师,对不起啊,我们以为是冯锡范老师的课呜呜呜……”那个开口的少年被人捂住了口,拉倒了后面去,班级里依旧嘻嘻哈哈的。
       
        原来是学生的恶作剧啊,陈近南无奈地微笑着,这帮学生都快成年了还玩着这些小孩子的游戏。他想要抬腿向前走,但身体却已经被身后的人紧紧揽住,他这才发现自己出于一个怎样的情境,他尴尬的站立在那里,装作与学生聊天的样子不动声色的挣脱着。
      
        韦小宝微笑着,手下暗自用力,将人搂得更近一些,强硬的把下巴虚虚的抵在了陈近南的发旋上。他与站在人群中央的玄烨对视了一眼,本来嘛,玄烨作为韦小宝多年好基友,就了解韦小宝的那颗贼心。班上的男生又都以他们二人为首,没有韦小宝的示意,谁敢对着化学课代表韦小宝的老师恶作剧。这次本就是韦小宝设计来探查陈近南的一出戏。
       
        韦小宝虚虚的蹭了一下陈近南的头顶,随即感受到陈近南身躯有些僵硬,好了,这下韦小宝关于自己被陈近南发现的想法已经验证的七七八八了,韦小宝敛下眼眸,注视着眼前人的耳垂在自己的呼吸下慢慢染上一抹红色。诶,这可不像是嫌恶或是无动于衷的表现啊,他按耐住那个雀跃的小心思。
       
        韦小宝左手使力,将水桶稳稳地扔到了另一个同学的手上,只是“不小心”滴下的水滴恰巧落入了陈近南的衣领之中,冰冰凉的水落在敏感带上,陈近南颤栗了一下。将一切都收入眼中的韦小宝却微笑着松开了右臂,慢慢来,不着急,即使是胆小的兔子急了也有可能咬人,再等几周,一切都将见分晓。
       
        窗外已经落下了密集的雪花,办公室里常年开着的恒温空调却使人感受不到外界的寒冷。韦小宝领着一个咖啡色的小纸袋,安静的溜了进来,反手把门锁上,不过即使是落锁的响声也没打扰到那个在看着手机上的视频傻笑的男子。韦小宝只觉得心头一片柔软,倒是很少看见陈近南这么不稳重的样子呢,不过,正事还是要做的。
陈近南突然觉得眼前一黑,眼睛被一双手给挡住,有着接触的眼角部位感受到一片温热,他试探地问道:“是小宝吗?怎么突然过来了?学生不是昨天就已经放了吗?你还不回家?”韦小宝俯下身以一种不怎么舒服的姿势抱住了陈近南,将头靠在了陈近南的肩上,用唇在对方的脖颈上厮磨着:“陈老师,你忘了,我之所以能来到这所学校还是靠你把我从乞丐堆里救出来,还为我找到一对真心收养我的夫妻。我才能和玄烨做兄弟,但是你才是我的家呀,马上就要毕业了,我才舍不得回去呢。”
      
        陈近南被韦小宝直白的话语惊住了,他有预感在这么下去会发生一些他意料之外的事,但是一向待人温和的他依旧没办法说什么重话,他犹豫地措辞:“小宝,我还有些要紧事,你看要不你先回去吧。过几日,过几日我一定……”韦小宝不想再温吞下去了,是时候食用这块垂涎了三年的兔子了。
      
        他小心翼翼但强势的吻住了陈近南的唇瓣。

车:https://shimo.im/docs/iAHAxrXrHRYdNFkQ
或者看评论,我已经重新在评论里发了一个可以点的链接啦(づ ●─● )づ
谢谢大家(づ ●─● )づ

评论(7)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