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究南

世界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
铁人本命,永远的TeamIronman
emmmmmmmmm开学就慢更主
#霍格沃茨斯莱特林毕业生#

【魔道祖师】岁月静好(下)(蠢作者做了一件买椟还珠的傻事)

对不住哈orz想了想还是决定分开发,因为担心宝宝们以为只有图_(:з」∠)_然后不看文。


魏无羡刚来云梦那年,是江厌离的一碗莲藕排骨汤把他真正的带进了江家。

魏无羡只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喝到过这么好喝的莲藕排骨汤,他也是这样告诉他师姐的。

江厌离微微笑着,温婉如同四月的清风:“你才喝过多少汤呀,便这样子说。你呀,变着法子哄我呢。”

魏无羡讨好的笑着,泪痕与污渍交杂的脸上布满笑意。一旁的江晚吟看着这一幕想吐,哼了一声,将剩下的排骨汤都倒进了自己碗里。

“诶!江澄,你做甚,那是师姐做给我喝的。”魏婴也顾不上刚刚决定的要看在师姐和江叔叔的份上对江澄这小子好点的想法,径直扑了过去。

江厌离无奈地看着又打闹起来的两只皮猴子,默默整理着饭盒。

窗外月色正好,静默着看完了这一切的江宗主抚平衣袖上微不可见的褶皱,淡笑着转身离去。在假山旁与虞夫人故作疏离地打了声招呼,而后目若无人地离去。

虞夫人愤恨地盯了魏婴一眼,同样转身离去,心中却开始盘算起如何给自己儿子补身体,好方便他在打斗中压得住魏婴。


“阿羡,你快来。”在水里摸鱼的魏无羡听得岸上传来一声柔弱的呼唤。他仰起头,任由发丝在空中甩出一道灿烂的水珠。

他翻身上岸:“师姐,怎么了?我今日又捉得了一条四肪鱼,待会儿你做了烤鱼与我和江澄吃,好不好嘛?”

“好好好,你这傻小子,整日想的都是上山下水地去抓野物来求我做给你俩吃。”江厌离好笑地用食指点着魏无羡的额头,“你可别忘了你几个月后要和江澄一起去云深不知处求学,我听说那里管得颇严,到时候你可不能像现在这样乱来了。”

魏无羡不在意的摸着自己额头:“我才不想去呢,我留在云梦多快活,还能陪着师姐你呢。”这一脸狡黠的笑容到时叫江厌离戳不下去手。

江厌离抽出自己的手帕,细心地给魏无羡擦着脸上的水珠:“你真不去?要知道娘亲这次是铁了心地要让弟弟到云深不知处求学,你舍得不去陪着阿澄?”

“罢了罢了,江澄那小子没了我不知道会哭成什么样子,那就让他魏婴爷爷去陪着吧。”魏无羡又不知道从哪里摸了根草出来叼在嘴上,一副皮得不行的样子。

江厌离杏眼微微眯起,一下子收回了手帕:“阿羡,若你是江澄爷爷,那你也就是我的爷爷喽?”

“不不不,师姐,谁敢做你爷爷啊,您是姑奶奶,我们可这儿劲地尊敬您嘞!”魏无羡吓得一下子吐掉嘴边的草,拉起对方的袖子开始拍马屁,“对了,师姐你今天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啊?”他小心翼翼地转移着话题。

江厌离也不拆穿他,拉起魏无羡转身回莲花坞:“当然是为你量身体裁做衣服啊,这一离开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可不得多做几套衣裳?”

一听得是这事,魏无羡也不急了,把手交叉枕到脑后,悠哉悠哉地往家的方向走去:“那江澄呢?他怎么不来?他不是最喜欢来挑衣服颜色的吗?”

“母亲带着他在练武场练武呢,你帮他挑几个样式就好了,你们现在啊好得能穿一条裤子了!”江厌离打趣着。

“师姐,这可不行啊,江澄最喜欢把那些衣服绸缎比来比去了,还说什么我的品味差,他瞧不上。”魏无羡紧皱着眉头,“不行,我要去把江澄带来。”

“你不怕娘亲拿紫电抽你啊,以后还有机会的嘛。”江厌离好声好气地劝着。“当然怕啦,唉。”魏无羡抓抓脸,“师姐,你先走吧,我……我鱼忘记拿了,我回去一趟,师姐就在房间里等我吧。”

魏无羡风风火火地跑了,江厌离一手拿着帕子,一手拎着鱼,眉眼之间散发着一种独特的温柔:鱼在我这,他回哪去呀?唉,又是去找江澄了,娘亲的鞭子还没被抽够呢。

谁能想到当初一见面就打了一架的两个小男孩,现在关系会这么好呢?


“阿羡,我……我要成亲了,来给你看看。”

魏无羡跟着怒气冲冲的江澄走进小院,本以为又会遭到一阵臭骂,没想到却是自己最珍重的师姐。

穿着大红色嫁衣的江厌离平添了一股子热情的气息,加之那个酒晕妆,整个人倒是有些妩媚地不同寻常了。

魏无羡怔了怔,有些不舍:“师姐,你怎么来了?”他绕着江厌离走了两圈,“师姐,你真好看,可惜要嫁给金子轩那个混蛋,真是鲜花插在牛粪上。要是日后他对你不好,师姐尽管来找我,我帮你揍他一顿出出气。”

江厌离的笑容一下子有些无奈,不知道该怎么措辞才好。一旁的江澄听到了这话,咳嗽了几声。魏无羡刚想着江澄是不是没照顾好自己生了病,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清亮的男声。

“魏公子还是先管好自己的事吧,我与阿离的事就不劳你操心了,反正我是会一辈子对阿离好的。”魏无羡惊讶地转过身去,看见了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怎么不能在这里了?我娘子在哪里,我就在哪里。”金子轩伸手揽住江厌离的腰,笑得一脸得意。魏无羡真是狠得牙痒痒。

看见情况不对的江澄连忙上来打圆场:“好了好了,时候也不早了,阿姐和子轩哥你们先回去吧,别被人看见了。魏婴我就先带走了。”

金子轩颔首,带着重新带上斗笠的江厌离离去,上了不远处的一驾马车。只见他小心地扶着江厌离,那细心的动作让魏无羡有些慨叹。

“看来金子轩这小子对师姐还是有点真心的,不过,我还是会一直守护师姐的幸福的。”魏无羡拍拍身边的江澄。

“好啊,不过,你是不是应该先和我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不告而别?你心里到底还有没有我的位置?说走就走,厉害了啊我的夷陵老祖!”江澄凶狠地盯住魏无羡,手指蠢蠢欲动。


后来,魏婴在穷奇道上中计,失控的鬼将军还是夺走了他一直守护着的师姐的幸福。

后来,他大战三千修士之时,那个不曾对不起任何一人的江厌离也离开了。

后来,没有人再给他烧莲藕排骨汤了。

后来,没有人再给他动手做新衣了。

后来,他再也不会和江澄打架了。

因为,夷陵老祖也是会死的啊。

如果不修鬼道,魏婴就没有办法保护江澄,保护云梦江家。如果修鬼道,他就不能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

就这样闭卷吧,不想再读了。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