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究南

世界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
铁人本命,永远的TeamIronman
emmmmmmmmm开学就慢更主
#霍格沃茨斯莱特林毕业生#

【冬叉冬】你长得好像我男朋友

这是周六的下午,阳光甚好,照射在懒洋洋的街道上,行人车辆都变得很慢。咖啡店里的朗姆洛单手撑着头,目光沉沉地投向窗外,眉间夹杂着一抹长期积攒下来的郁色。

随着远方缓步走来的那个人,朗姆洛的眼神一下子闪亮起来,就像是雪原上的猎豹,在迷茫与饥饿中发现了自己的目标。那个人越走越近,却又远离了街上的喧嚣。他从饭店关着的玻璃门旁经过,擦身而过的一瞬间却又不经意地转头看了一眼。

巴基站在门口,湖绿色的眼眸透过玻璃门上的字母描绘着朗姆洛。被注视的朗姆洛咧着嘴笑了起来,露出了锋利的犬牙,毫不在意地伸出舌头舔了舔有些皲裂的嘴唇。

巴基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会,晴朗的太阳携带着夏日午后的缱绻,微风卷起他垂挂在脸边的发丝。他还是推开了那扇门,门上的风铃丁零当啷地响了起来,柜台上的老板懒散的抬头看了看这位新来的陌生的客人,发现对方并没有什么购买的欲望之后,又重新埋头进入自己的电影之中。

朗姆洛倒是不这么冷淡,他一扫刚才颓废的坐姿,手指在腿上弹动着,面上倒是丝毫不显,只是笑容更加热情了一点。在他眼里,那只小鹿仔眨着湿漉漉的眼睛,像自己走了过来,与对方每次从冰柜中出来的神情无二。

“你长得像我认识的一个人。”巴基站在朗姆洛的桌前,无头无脑地扔出了一句话。朗姆洛依旧笑嘻嘻的,只是放在桌下的手不自觉地突然攥紧:“是吗?那我长得像谁呀?”

巴基皱着眉,又是好长一段时间的沉默,可以看得出来他在思考,巴基有些泄气,眼神中透露着失落:“我不记得了。”朗姆洛放在桌下的手一下子松开,不见得是释然:“士兵,你这样子对一个陌生人说话算得上是搭讪了。”

说道陌生人这几个字的时候,空气莫名有些滞涩,“要坐下来聊聊吗,小鹿仔?”

“你认识我吗?”巴基敏感的捕捉到了对方语言里的一抹不自然。“小鹿仔,你有点自信过头了吧,你又不是美国队长,所有人都会认识你。”朗姆洛大声笑了起来,上气不接下气,眼角甚至笑出泪花,仿佛他刚刚讲了一个多么好笑的笑话。

巴基明智的没有接下这个话茬,只是抿着嘴,眼神幽幽地盯着朗姆洛,满脸写着我不高兴。朗姆洛停下了这不合时宜的笑,为了防止空气继续沉闷,他让服务员端来了几个甜点。

这几个可怜的甜点显然没能挽回巴基的心情,毕竟他们已经在这位不高兴的小鹿仔手下失去了原型,变得黏糊糊的,让人无法升起任何的食欲。

朗姆洛试着找了几个话题,但是对方仍然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着,这个无聊的下午显得如此漫长。巴基疑惑着自己为什么还没有升起要离开的欲望,他又瞥了一眼对面的男人,莫名的有些喜悦,他不想去思考,因为以往的经验告诉他但凡回忆一些已经遗忘的东西势必会导致头疼。

巴基的口袋抖动了一阵,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队长让他回去吃晚饭了,他挠挠脸,看着似乎闭着眼有些困倦的朗姆洛,打下了几个字:好的,我马上回来。

他将手机塞回口袋,还没有站起身,对面似乎要睡着的朗姆洛立刻睁开了眼,清醒的不像是一个在咖啡馆里静坐一天的人:“你要走了。”不是疑问句,带着一丝无可奈何的断定。

巴基捕捉到一丝愧疚,嗯?为什么会不想离开?他试着组织一些语言来安慰对方,毕竟朗姆洛笑得那么悲伤。“没事,我只是想问问你要不要吃一个李子?”

朗姆洛左手一阵剧痛,但是他还是从宽大的衣袖里摸出一个被体温晕染的很好吃的黑色李子。巴基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他接了过来想都没想就咬了下去。朗姆洛左手持续的疼痛就在这时示威般加重了一下就又消失了,毕竟,警告已经没有用了。

“你明天还来吗?”就在巴基吃着李子的时候,朗姆洛突然来了一句,巴基想说自己很忙,有很多事情要做,可是看着朗姆洛,他好不容易想出来的自认为委婉一点的说法都全部被推翻了。“来的吧。”

朗姆洛将双手插回兜里,不文明地翘起了二郎腿:“还想吃李子吗?”巴基咽下了最后一口果肉:“如果可以的话。”“当然可以。”朗姆洛收回了脸上挂着的微笑,望着巴基离开的背影有些出神,如果是你,没有什么不可以。

柜台里的老板终于走了出来,他摘下脸上的电子模拟面具,是科尔森。他不赞同地看着朗姆洛:“你这样做是违反规定的。”这家新开的甜品店里的顾客同时站了起来,向科尔森示意以后有序地离开,全都是训练有素的特工。

朗姆洛伸出自己的左手,短袖无法掩盖的手腕上是一大块红肿的皮肤,有经验的朗姆洛知道这块地方在不久后会变得青紫,当初九头蛇还存在的时候,这种事情他看见的可不少。

他寻思着明天是不是要换件长袖或是戴个护腕挡一挡,要不然巴基看见了会多想,他笑得甜蜜又无奈,就像是一个为自己傻傻的男朋友着想的人,他随口回着:“只是一个李子。”

这不只是一个李子,这是你给他的李子。科尔森叹了口气,他就知道这种事情永远充满了不可抗力的因素,天知道被特工看管着的朗姆洛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个李子。把朗姆洛压回去以后,科尔森去复仇者大厦看望队长,经过水果摊的时候捎上了一袋李子。

此后的每一天,巴基都会在午后来到这个小咖啡店。

他每次与朗姆洛打招呼的第一句话永远都是“你长得像我认识的一个人”,而朗姆洛也每次都会追问一句自己长得像谁。

他每次都是安静的搅拌着甜点注视着朗姆洛度过一个下午。

他每次离开时都会先啃上一个来自朗姆洛的李子。

这天巴基走后,科尔森少有的坐到了朗姆洛的对面,他迟疑着:“你知道的吧,明天是最后一天了。”“嗯,知道的,这还要多感谢你们神盾局的恩情哈?让我再见他几个月。”朗姆洛的脸上挂上了一种讥诮的神情。

科尔森被噎了一下,没说话,只是晚上又拎了一袋新买来的李子,到复仇者大厦去换掉了上次买的那袋,依旧是没有被巴基动过。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执着地买着,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希不希望巴基恢复记忆。

距离他们第一次在这里见面的时候,已经从夏天迈入了秋天了。朗姆洛一整个下午都很活跃。这估计是自己最后一次注视着巴基转身以及后者离开的背影了,朗姆洛苦涩地想着,他有些不甘心,撕心裂肺地大喊了一声:“我他妈到底像谁啊!”

科尔森有些不忍,可是还是喊出了几名特工:“我很抱歉,朗姆洛先生,今天是我们说好的最后一天,明天你就需要被神盾局处决了。”朗姆洛不置可否,笑得有些惫懒。

巴基也许听到了,也许他没有听到。只是当天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他有些睡不着。翻了个身,喊贾维斯打开了灯,温暖的灯光驱散了一室的幽暗,照亮了那袋李子,他忍着头疼开始回忆。因为朗姆洛到底长得像谁,这个问题的答案不仅朗姆洛想知道,自己也想知道。

真的好痛,不仅是头痛,感觉心也很痛,就像是全身上下的感官都集中在这里一样。那个在脑海里出现的人会是朗姆洛吗?巴基不敢确定,因为他记得这几个月每次见到朗姆洛的时候对方都是坐着的。而这几个熟悉的身影都是站着的侧影或背影,那么这大概就是朗姆洛长得很像的那个人吧,那么他是谁呢?

“巴基先生,我探测到您的心率过快,是否需要我提供帮助或是帮您呼叫队长?”贾维斯温和的伦敦音突然响起,倒是吓了巴基一跳。“嗯,不用吵醒史蒂夫了。”巴基拒绝了后面那个提议,但是,“贾维斯,我问你,如果我心中有一个人影不肯散去,看见他我就会感到很开心。和他在一起,喝咖啡也好,吃李子也好,即使是不做什么我也会感到很开心。那么对于我来说,他到底是什么人?”

贾维斯听话地在庞大的数据库里搜索着,一分钟后就通过对比有了结果:“根据我的分析,您和那位的关系应该属于恋人关系。巴基先生,你是喜欢上了什么人吗?”

有了答案的巴基很快就陷入了沉眠,他很高兴,因为明天他就可以去告诉朗姆洛对方到底长得像谁了,他会说:“你长得像我的男朋友”,这可不是搭讪,他断断续续的想着,这是事实。

评论(6)

热度(54)

  1. 异想天开沈究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