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酒难尽

世界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
铁人本命,永远的TeamIronman
介绍一下我旦那——千手扉间
emmmmmmmmm开学就慢更主
#霍格沃茨斯莱特林毕业生#

【杰萨/萨杰】吃醋

杰克觉得萨拉查最近有点不对劲,总是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自己。


萨拉查也觉得杰克最近有点不对劲,总是在一个人的时候表现出一副正经的样子。


这很不对劲,萨拉查心想,杰克最近不仅减少了骚扰自己的次数,还总是背着自己扒拉一些藏宝图。难道杰克又想去寻宝?可是为什么不和我说,最可疑的是,杰克偷偷翻看次数最多的是一本镶嵌了红宝石的日记本。


萨拉查发誓自己曾经在巴博萨哪里看到过。


阿曼达.人近中年.结婚不到七年.萨拉查想到了一种最坏的可能性。


他眯起了眼,手中的佩剑开始不自觉地快速敲击着沉默玛丽号已经千疮百孔的甲板,震下了一层又一层的混有腐朽血腥味的灰。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让那只死麻雀去喂自己的宝贝鲨鱼吧。】


萨拉查恶狠狠的想着,手却违背了主人的意愿悄悄地攥紧,舍不得的情绪从指尖弥漫开来,敲击的节奏有一下没一下。


【算了,那就用铁丝穿过他的四肢,绑在船上陪我一辈子好了。】


萨拉查用自己仅剩的半个脑袋思考着,说来也怪,构思刑罚时怎么也想不好,但一想到杰克失去自由后会有的绝望,否定的想法立刻成型。


【那就暂且不想好了。。】


萨拉查默默地叹了口气,回忆中和杰克相处的每一幕都无比耀眼,连自己被西班牙国王亲封上将的荣耀,都只能黯然失色。


身为亡灵船的船长,萨拉查对沉默玛丽的任何一个位置都具有蜜汁掌控力——有人在偷小船!


杰克一手握着不能指南的罗盘,一手割着小船系在沉默玛丽号上的绳子,杰克用着少有的冷漠表情注视着不时落下灰烬的绳子,嘴里骂骂咧咧的。


这艘船,这艘船上的人,就像这条绳子一样,一举一动间总是不断地破碎成灰,又再次凝聚起来。啧。


超出常人许多的敏感让杰克很快就发现了正站在大船的栏杆边、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的萨拉查,一贯冷静的海军军官眼中竟然出现了一丝火苗。


杰克以为那是愤怒的、对于船被偷的怒火。他迅速地一脚踹开象征着自己犯罪踪迹的绳结,并试图用身体遮挡住占位不小的朗姆酒瓶。


很快他就明白,那不是怒火,而是妒火。


“我想,你是打算逃跑吧,杰克.斯派洛。”特有的卷舌口音却代表着主人的愤怒——萨拉查只有在生气的时候才会喊全名。面对杰克东张西望吹口哨的恶劣行径,萨拉查终于忍不住了。


他一把抽出杰克腰间的佩剑:“让我想想,这把做工精巧的佩剑是你的威尔做的吧?亦或是这把剑代表着那位一直苦苦追逐着你,甚至为此放弃了自己高贵身份的英国军官诺灵顿?”


他又狠狠攥住杰克的右臂,轻柔的撸起杰克的衣袖,用大拇指摩挲着那个“P”的烙印:“还是去找你多年的老情人贝克特勋爵?”


在杰克毫无防备甚至暗暗松了口气的情况下,萨拉查终于暴露了自己的真实意图——他掏出了杰克藏在衣服里的红宝石日记本:“你怕不是要去找那和你相爱相杀好多年的黑珍珠号船长巴博萨!”


“嘿,亲爱的,我才是黑珍珠号的船长好嘛。。”杰克试图跳起来勾到萨拉查高高举起的日记本,在萨拉查迫切追逐真相的的眼神下败下阵来,唾弃了自己哀怨已久的身高差。


“宝贝,我在你的眼里居然是这样的人吗?那个小矮子倒是挺可爱的,但是巴博萨......”杰克想了一下可怜的小麻雀和凶狠恶毒的巴博萨的搭配,瞬间佩服起自家爱人的脑洞。


【咦,等等,话说果然是因为诅咒的原因,脑袋上有个大洞的萨拉查才总是会想一些奇奇怪怪的东东啊】


“呵呵,你不是号称睡遍加勒比海么?”阿曼达.脑袋上有个洞.萨拉查丝毫没有意识到杰克的想法已经在此刻放飞天际了。


杰克厚着脸皮用矮了对方将近半个头的身高把西班牙长官搂在怀里:“阿曼达,你只需要记住你是我唯一的珍宝就可以了。我已经找到了解决诅咒的办法,你可以回家了。”


萨拉查突然嘲笑起自己来,爱就是爱了,哪有那么多为什么,自己还不如杰克呐。不过,


“为什么突然想给我解决诅咒,我才不信你只是想让我回家这么简单。”萨拉查强势的反搂过杰克。


“emmm虽然我挺喜欢和亡灵状态的你做些羞羞的事的,”杰克的脸上又洋溢起某种不可言说的微笑,手下不老实的摸来摸去,“可是我不想每次和你接吻都被糊一脸的灰啊,宝贝。”




沈究南:我对老萨已经是爱到深处自然黑了。

【杰萨/萨杰】醒来觉得甚是爱你(小短篇)

“萨拉查!”杰克挣扎着从那片虚无中脱身,满身汗水的躺在那里,左手还紧紧地攥着一小片湿漉漉的床单。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探了过来,拨了拨杰克额前的碎发:“还好吗,小麻雀?”这只手带来的温暖为疲惫的他挥散了梦里的黑暗。

杰克俯身过去抱住了萨拉查,埋在萨拉查的脖颈处沉声说道:“我好像,做了一个非常非常恐怖的梦。”

萨拉查失笑:“我怎么不知道天不怕地不怕的斯派洛船长也会有害怕噩梦的一天?”

杰克拥住自己爱人的胳膊更加用力:“我们没有相爱,在三叉戟那里你没有抓住我的手,这怎么可以!”

萨拉查安抚般地摸着杰克的后颈:“那是另一个杰克·斯派洛和另一个阿曼达·萨拉查的故事,我们不会这样的。”

杰克抬起头,盯着萨拉查深邃的眼睛,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直到鼻尖顶着鼻尖,直到两人的瞳孔中都只有对方:“我爱你,爱你胜过爱朗姆酒,真的。”

萨拉查:“嗯,我知道。”

杰克:“我每次醒过来都会更爱你一点,真的。”

萨拉查:“嗯,我知道。”

【杰萨】灰色地带

背景:现代au,剧情向,前前黑帮·前警察·现双面人杰,反黑帮小组·坚持正义独裁的萨。


“阿曼达·萨拉查,你要我说几遍,你才会记得不要再这么一如既往的冲在前面?”杰克坐在沙发上,为一旁刚刚出完任务回来的萨拉查处理脸上的伤口,“警察有那么多,少你一个不少,黑帮有那么多,你多杀几个也不会被全部清除,为什么这么卖命?”


“杰克,我的祖父和父亲都是警察,他们采取了怀柔政策,可是最后他们都死在了黑帮火拼之下。你知道吗?那些嚣张的黑帮成员直接冲到我的家里来下用血书写的警告书,我的祖母和母亲日日夜夜地担心他们两个会出事。”


萨拉查抓住杰克的肩膀认真注视着他,“邪恶是注定没有办法共存的,现在的局势越来越激烈,虽然我们已经采取了有效的措施,但是你出门在外还是要小心一点。”可能是想到了自己给杰克带来的隐藏威胁,萨拉查刚毅的脸上不禁出现了一丝担忧。


杰克一把甩开了萨拉查的手臂,起身走了几步:“怎么会没有办法呐?黑白不一定要分的那么清楚啊。”他走到窗户旁看了看楼下川流不息的车辆,对面大楼的一丝反光吸引了他的注意。


杰克一把拉上窗帘,“我不就是在灰色地带上活的好好的吗?你做的太过的话,警察那边也不会放过你的。”他想起近日来警察那边的线人为他提供的情报:萨拉查行事刚烈,与上司的不作为形成鲜明对比,已经引来上司的不快。


萨拉查坐在沙发上沉思着,窗帘缝隙中透过的浮光调皮的打在他的脸上,形成亮暗两部分。良久,他转过头来:“杰克,如果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不坚持黑白,那我们就会失去黑白之分,就会失去秩序。而且,如果连黑白都无法区分,那不是太可怕了吗?”


杰克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办法说服自己的男朋友了,他叹息着走近,用一个吻来安抚着双方,结束了这个并不愉快的话题。


当拥有复仇女王之称的著名黑帮女大佬洛盼走进房间的时候,一个熟悉的人影让她迅速拔出了🔫:“Holy shit,你怎么会在这里?”说着就要扣下扳机,坐在前面的警察署长白姆达一脸冷笑,不屑的瞥了瞥嘴,他主张怀柔政策并不是因为他惧怕这些为所欲为的黑帮,而是因为这能带给他更大的利润。


“好了,别演了,这里没有别人,虽然不是我叫你来的,但是我们实际上还是来做生意的。”白姆达望向了从暗门进入的杰克,“对吗?斯派洛船长。”听到这里,洛盼顿时放下了心,斯派洛船长,一个最有名的维持黑白交易的中间商。


“今天我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但是我发誓这不会带来什么威胁。老规矩,白姆达牺牲一部分警察和城南的一块地皮,洛盼送出一部分喽啰和一些枪支、毒品。可以吗?”杰克真的是非常不耐烦,自己还要赶着回去陪老婆,却发现自己家族三月一次的生意时间又到了。


在得到白姆达和洛盼的同意以后,杰克不愿再做停留,转身就走。“杰克,你不来查人员捐赠名单了?”洛盼喊住他,“顺便...”她性感的抚摸自己的头发,动作中带着点暗示。


杰克略表遗憾的挥挥手:“不好意思啊,拒绝一位美女的邀请,不过我相信你们会选择合适的名单的,我还要回去陪男朋友呢~”


三日后,“船长,我们走吧,牺牲品已经到位了。”“嗯。”杰克坐上车,与一旁的警车擦肩而过,他此时才打开一直静音的手机,上面萨拉查出任务之前的道歉短信让他疯了一般的驱车往回开,在接近地点的时候,他下了车,与平常无异的走着,看着燃起大火的房子,他也只是站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之后萨拉查那个小队的追悼会他也没去参加,藏起了所有合照,从此不敢再动心,只是偶尔,当他真正的喝醉了酒,才会抓住自己忠心的手下吉布斯碎碎念着什么黑的白的不如灰的。


调色盘上的黑与白最终总是会变黑的嘛……

【杰萨】Nothing to say(1)

就是杰克和萨拉查的个人向,可以当作内心独白。蠢作者强行加的内心独白……


杰克

我不爱他。我不会爱他。我不能爱他。

我是伟大的杰克斯派洛船长,我的辉煌人生并没有结束。但是我已经经历过了多种身份。

我做过东印度公司的船员,也做过酒鬼。

我曾经为了做船长离家出走,我也为了活下来在复仇皇后号上做一个苦力。

我曾经为了黑珍珠耍尽诡计,但也老实地承认过我有那么一刻动过心。

但是我从来没有爱过人。我更加没有爱过他,是的,没有。

我不会爱他,他是一个肆意屠杀海盗的西班牙佬,臭名昭著的海上屠夫。曾经差点围剿了我们的海盗船,虽然我因此获得了神奇的罗盘,也拥有了第一次的胜利。可是他的凶残已经在我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永远不会告诉别人,当时两船相对而过的时候,萨拉查那货脸上的错愕表情其实很可爱。

一见钟情可能确实是存在的,但是那又有什么用呢?我亲手将他推入了死亡的三角区。我想要他死。

这几十年来,我的梦中有一个小小的角落总是留给他的,但醒来,醒来之后伟大的斯派洛船长有太多的美女要看,太多的宝藏要寻,萨拉查?不过是一个愚蠢的死人而已。是的,他只不过是一个开创我人生事业的垫脚石。

我不能爱他,我有一船可以随意丢弃的船员和一艘视若珍宝的船。有一个多年的仇敌,一个受诅咒的朋友,以及他们那命运多舛的下一代。

即使我不会为了他们做什么事,负什么责任,但我还是去做了。知道他回来的那一天,我轻而易举地忽视了心底的喜悦,站上舵盘,远处是一望无际的加勒比,他要来了,我却在想着如何杀了他。

最后,我成功的结束了他解除诅咒后重新开始的生命,准确来说,我的老对手和他一起同归于尽了。哈,这真是个完美的结局,伟大的斯派洛船长已经没有任何强大的对手了。

我不喜欢这个结局。

【杰萨】厄里斯的梦(1)

背景:加勒比海盗五剧情结束以后.女巫为了活下来送给了杰克一瓶药水做礼物。

“美人们,你们真是不知道我这次遇到的手下有多么恶心,一天到晚和他的计时女女朋友唧唧我我,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杰克左拥右抱的站在龟岛旁供船只停泊的码头上,摇摇晃晃地在两个娇笑的女人身上上下揩油。


“哪像伟大的杰克·天下第一帅·斯派洛船长一样英俊神武呢。”不时空出一只手拿过一边的朗姆酒牛饮一口,杰克又开始叽叽喳喳地炫耀起自己这次的冒险来。


“啊!”一旁的金发大胸美人突然惊叫起来,杰克受到惊吓一把跳开,后怕地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女人真是可怕,伟大的斯派洛船长没死在亡灵手下却要在女人的尖叫声失去一只风流的耳朵了...”


“船长,您故事里那个亡灵是不是有一头自由漂浮的黑发和破碎的脸庞?”另一边的棕发美人紧紧拽着杰克的衣袖,“他还穿着过时的海军军服,并且提着两把佩剑?”


“嗯哼,是啊。”杰克狐疑的回答着,“伟大的斯派洛船长的冒险故事还没讲到这里吧?你?哦,我知道了,你其实前几天就已经尾随过我和其他小美人的约会了吧?”他又得意扬扬的摸了摸自己头上翘起的呆毛。


谁知那个棕发美人一听转身就跑,同时还不忘拽上哪个恐惧得瘫倒的金发女郎。“嘿,你们两个,我可是付了钱的?!!”杰克在原地气的跳脚,到底怎么回事啊,莫名其妙,难道是我的魅力下降啦?怎么可能,他自豪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这么好的皮肤。


杰克叹着气准备回去拿起放在地上的朗姆酒,这年头,只有酒对我好啊……然后一转头“西班牙人?!!”站在码头前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随着巴博萨一起落入海中的海上屠夫萨拉查。


萨拉查双手握着剑冷漠的站在码头前,当杰克终于从女人身上转移视线看到他的时候他洋溢出一抹阴狠的笑容:“斯派洛?小麻雀?我终于找到你了!”伴随着本应喜悦的语气却暗带狠戾的话语,他的嘴唇中渗出一缕又一缕的黑血。


杰克突然不慌了,他甚至开始得意忘形的走到萨拉查的面前不远处:“我说萨拉查船长,您似乎不能上岸吧?”
萨拉查皱了皱眉头,然后一跃而起,踹倒杰克,一脚踩在杰克的腹部,右手持着佩剑擦着杰克的脸迅速的插入木板中:“你是不是忘了,海神的三叉戟已经被你们斩断了?”


杰克此时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萨拉查的现状,虽然头发依旧气死牛顿,说话还时不时吐黑血,但是本应破了个洞的头部竟然只剩下了几丝裂纹。并且明显踩在陆地上的萨拉查并无半点不适。


“这还要多谢你啊,我亲爱的小麻雀,虽然还留下了一部分诅咒的后遗症,但是不管你逃到哪里,我都能找到你。”就像是看穿了他心里所想,萨拉查慢悠悠地补充道,“不过,你已经没有以后了,因为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去地狱的船票了。”


说罢,萨拉查为了防止杰克趁机逃跑,索性一屁股坐了上去,压得杰克想翻白眼。他高高扬起左手的剑,瞄准杰克的胸膛狠狠地刺去。“oh,f**k!”杰克试图伸手去挡。


杰克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重新扬帆起航、弹药充足的黑珍珠船长室的床上,他后有余悸的摸摸自己的胸膛,随即想起来什么,冲出了船长室,找到了吉布斯:“吉布斯!”


吉布斯一脸疑惑地望着自家本来天不怕地不怕的船长脸上居然少有的露出了害怕的表情:“船长,怎么了?是您又被谁追杀了?还是又闯下了什么不好惹的风流债?”


杰克紧紧拽住自己忠心耿耿的手下:“夭寿啦,我居然梦见了萨拉查!”原本还一脸严肃的吉布斯听完便放松了表情:“说真的,杰克,你再这样大惊小怪,我可能就要炒你鱿鱼了...”


吉布斯说着不在意的摆摆手,准备走人去工作,自己再不努力,黑珍珠杰克不要自己还舍不得呢……

“咦?杰克,你的脸怎么划伤了?快去包扎一下吧。都三十多的人了,别弄的像个巨婴一样,这种伤我可懒得弄。”

杰克疑惑地摸了摸自己的左脸,一丝粘腻站在手上,这是,血?我的血?可是,这不是那个梦里萨拉查佩剑插下的位置吗?他的瞳孔迅速收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杰萨】互相弥补ABO之爱就在不知道的角落(2)

前景提要:杰克因为萨拉查与一个亚裔亲近而产生了妒意,从中感受到了自己的心意,然后,他决定让萨拉查无路可退。

              

 

杰克一把将肩上的萨拉查轻轻地扔到了床上,反正他就是舍不得用力。然后他看着在柔软的床榻上有点晕晕乎乎的萨拉查犯了难。

 

萨拉查坐起来,看见杰克那犹豫的样子一下子又有点恼怒:“斯派洛,你个混蛋,在大庭广众之下害我丢脸,当初不是说好保守秘密的嘛~”萨拉查内心感到小小的委屈,他,一个叱咤风云的海军长官,居然,居然被一个花里胡哨的小麻雀给扛了一路,他以后还怎么管教手下。

 

这就是萨拉查想多了,在他多年的淫威之下,以大副为首的西班牙海军们已经不再敢对这个Omega有所轻视了,要知道,当他们被船长狠狠地教训过以后,对于被一个Omega管理的耻辱感已经迅速转化成对于船长嫁不出去的担忧,所以当他们看见杰克扛着船长走过其实是非常喜闻乐见的。而担心萨拉查的大副再考虑到船长的幸福以后也决定当作没看到。

 

眼瞧着萨拉查还有继续开口的趋势,杰克实在是忍不住,一把捞起萨拉查便吻了上去。无视萨拉查不可思议的眼睛,杰克认真的品尝着身下人的滋味,正当他决定更进一步的时候却被反应过来的萨拉查一脚踹下了床:“死麻雀,你有多久没洗过澡了?”萨拉查尴尬地找了一个堂而皇之的理由。

 

杰克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决定去浴室洗个战斗澡,毕竟美色当前,怎么能把时间过多的浪费在那些身外之物上呢?当他火急火燎的冲向浴室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却瞄到了一个试图冲向大门的身影。

 

杰克简直要气疯,世界上哪有这样的Omega呀?他迈开腿,腰都不扭了,手也不摇了,再扭,老婆都要跑了:“来来来,我们一起洗。”慢了一步的萨拉查只好被杰克拖进浴室,但为什么不反抗呢?这就只有萨拉查自己知道了。

 

浴池内溅起的水花打湿了两个人的衣衫,杰克手疾眼快的一颗又一颗地揭开了萨拉查身上沾水后变得沉重的军服,期间还在萨拉查的身上到处揉捏,四处煽风点火,随着军服的逐渐解下,萨拉查精瘦带有苍白的身材逐渐显露出来,浴池上腾起的水雾略微做些遮掩。

 

杰克恶意的用嘴咬住了萨拉查的耳垂,轻微的舔弄着,并用刻意压低的声线在萨拉查的耳朵边点破了那个事实:“阿曼达,你喜欢我。”此时的杰克就像是一只发现了美食的猫,又像是一个求偶成功得意洋洋地孔雀在哪里肆无忌惮的展示自己的魅力。

 

萨拉查尴尬的转过了头,试图用水雾来遮掩自己的无措,可是耳边迅速升起的薄红使他暴露了自己。杰克得意的看着眼前这道由自己造就的美食,迅速把自己也扒光,继续向下探索着这个属于自己的Omega。

 

杰克爱怜的用手触碰这萨拉查白皙的胸前的两颗小果实,看着它们在自己的手下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慢慢的变红变硬,耳旁传来的是萨拉查不住的低声轻吟。杰克眸色略微低沉,然后用自己的唇舌代替了左手,调皮的含住那个小果实,并且用舌头和那个可怜巴巴的小果实游戏着。

 

嗯~好奇怪的感觉,不行,不能这样。萨拉查挣扎着在欲望的旋涡中拽回自己一部分的神志,他想要在杰克的魔爪中拯救自己的敏感的茱萸,却又仍不住向前拱了拱胸,杰克随即给了回应,并对萨拉查的诚实报以用力一吸。萨拉查一下子呻吟出来:“嗯哼~不要…不要在这里…”

 

杰克也无所谓,高高兴兴的抱起萨拉查走出浴池,向那张柔软的大床走去,他手下动作不停,脑子里都已经幻想好了等下要干嘛,眼中流露出色狼独有的目光。


【杰萨】互相弥补ABO之爱就在不知道的角落(1)

背景:百慕大三角区时萨拉查因为女巫的预言决定弃船,带领精兵登上了小杰克的船,战斗时因七零八落的海盗不敌导致小杰克被抓。
此时的杰克ABO性向还未体现,萨拉查无防备时被不按套路出牌的杰克在腺体上咬了一口,杰克因为萨拉查的信息素转变成了一个Alpha……


杰克斯派洛船长生气的踹开大门,扭动着腰肢摇着身上的饰品走进了宴会厅,该死的,这已经是萨拉查----那个讨厌的西班牙佬为一个陌生的亚裔男子举办宴会的第十三天了,他都没对自己这么好过,也没向伟大的杰克斯派洛船长介绍过他的亲信,杰克的心里一阵委屈。

呃,那个老海军呢?居然丢下了一整个宴会厅的贵宾?那个小黄人也不见了,怒火渐渐升起。他掏出罗盘,随着上面的指向找去。

萨拉查惊讶地望着被暴力撞开的木门,望向那个脸被飞溅的木屑划出一道道细痕的黑眼圈Alpha。“怎么是你?”
“怎么不能是我?你可是我的Omega,我来管管我的Omega有什么不可以?”杰克挑衅的望向一旁的亚裔男人----那个奇奇怪怪没有任何信息素味道却比一般的Alpha还有威慑力的人。


萨拉查的脸一下子阴沉下来:“斯派洛,别忘了我们的协议,管好你的嘴!”“我偏偏要说,你这个臭名昭著的海上屠夫早就被我标记了,谁会知道海上屠夫萨拉查是个Omega呢?”杰克快气疯了,他再也无法忍受住自己心中的负面情绪。
杰克不知道那个负面情绪是从何时升起的,是他第一次看到萨拉查被其他女人包围的时候还是萨拉查不肯告诉萨拉查的亲朋好友自己和他的关系。

萨拉查一惊没想到杰克真的说出来这个事实,他顾不得其他人只是充满了讥笑味的说:“你以为那是标记?你TM上过老子吗?那一口有屁用?”

杰克一直假装萨拉查是自己的,但当事实被当事人点破以后他心里一凉,随即忍着失去萨拉查的惶恐将萨拉查一把扛起走向了萨拉查的卧室.

“fu**!斯派洛,你要干嘛?!”这真的是萨拉查这辈子新的体验呢……

杰克:“上你呀!”

【杰萨】西班牙人的柔软嘴唇(1)【杰萨】

在闪烁着糜烂火光的码头,一群身着军装的士兵匆匆而过,重开熙熙攘攘的人群。
“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小部分从浮生梦中惊醒的人张望着推攘的人群,被酒精迷醉的脸盘上显现的不是对危险的恐惧,而是一种对于鲜血与刺激的隐隐渴望。
“据说有海盗!”不知是谁在人群中喊了一嗓子,聚会上的人们顿时愈加骚动,有对于海盗的痛恨,也有春心骚动的少女心中暗暗的倾慕。
萨拉查拎着两把佩剑踹开了一间木制小屋的门,顿时空中响起了两声枪响“滚出来吧,臭海盗,伟大的萨拉查船长可以让你痛快地死去。”几对赤裸的男女尖叫着冲了出来,却被整装待发的士兵给绑住。
萨拉查皱着眉走进了小屋,屋里是一股浓重的性的味道,除此之外,只有一个穿着粉色花带裙,赤裸着背的女人?萨拉查小心翼翼地走上去,迅速将剑加上了那个未知女人的脖颈“转过来!”
萨拉查已经做好了那个女人暴起伤人的准备,却没想到入眼的是一张微微涂有黑色眼线的精致清秀的面孔。那双眼睛中仿佛有着深海中的晶莹,
“对不起,小姐,我认错人了……”萨拉查尴尬地收回了剑,却无法抑制内心的微微震动,自己这辈子都没有因为任何一个人而心动过,身边的人都快认为自己是个同性恋,萨拉查自己虽然对此没什么想法,但这次终于能证明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异类。
正当他想着如何向手下介绍这个有好感的人,却听到一个微微低沉的“女声”在面前响起“先生,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是我做错了什么吗?”萨拉查这才发现自己已经陷入思考很久了,他用无与伦比的自制力才控制住了面部的潮红,却被杰克给偷袭了。
十七岁的杰克对于做海盗已是向往很久,这次恰好遇上了一次机会,如果能够成功帮助那艘“黑夜降临号”的船员们逃脱海上屠夫的魔爪,自己就可以登上船做一个真正的海盗了。
杰克的心情雀跃起来,却发现面前的传说中的海上屠夫已经陷入呆楞。此时已经显现出恶劣性格的杰克望着对方发红的脸,恶作剧般的吻住了对方的嘴唇,嗯~挺柔软的嘛~没有继续深入,浅尝即止的吻更是多添了几许美好。
萨拉查此时已经无法控制住脸红,于是在听到对方要求留一束头发纪念的要求后果断地同意了。杰克看着远去的一行人,摸着手里的头发笑的露出了小虎牙,“出来吧,地下的各位,伟大的杰克.斯派洛带你们离开。”
走到半路的萨拉查突然想起自己还没有问美人的姓名,于是让手下先行离开,自己又回到了小屋,他看着和离开前完全不一样的狼藉,愤怒的一把将剑插入门中。
并且,他心中的愤怒与委屈在第二天听到有一艘海盗船逃离的消息后迅速增长,自己可是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