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酒难尽

世界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
铁人本命,永远的TeamIronman
介绍一下我旦那——千手扉间
emmmmmmmmm开学就慢更主
#霍格沃茨斯莱特林毕业生#

【莉斯/斯莉】这个男人竟然该死的甜美pwp ABO

斯莉文嘻嘻(♡˙︶˙♡)

警告:女A男O设定哦!

哭唧唧的青年教授超级好日的呢。

前半部分剧情铺垫,注意后面有车,ABO设定。

码这篇文的时候,自我代入莉莉角色,呜呜呜,每个时期的教授都超喜欢!

我斯!!

车链在评论里。

【杰萨】互相弥补ABO之爱就在不知道的角落(2)

前景提要:杰克因为萨拉查与一个亚裔亲近而产生了妒意,从中感受到了自己的心意,然后,他决定让萨拉查无路可退。

              

 

杰克一把将肩上的萨拉查轻轻地扔到了床上,反正他就是舍不得用力。然后他看着在柔软的床榻上有点晕晕乎乎的萨拉查犯了难。

 

萨拉查坐起来,看见杰克那犹豫的样子一下子又有点恼怒:“斯派洛,你个混蛋,在大庭广众之下害我丢脸,当初不是说好保守秘密的嘛~”萨拉查内心感到小小的委屈,他,一个叱咤风云的海军长官,居然,居然被一个花里胡哨的小麻雀给扛了一路,他以后还怎么管教手下。

 

这就是萨拉查想多了,在他多年的淫威之下,以大副为首的西班牙海军们已经不再敢对这个Omega有所轻视了,要知道,当他们被船长狠狠地教训过以后,对于被一个Omega管理的耻辱感已经迅速转化成对于船长嫁不出去的担忧,所以当他们看见杰克扛着船长走过其实是非常喜闻乐见的。而担心萨拉查的大副再考虑到船长的幸福以后也决定当作没看到。

 

眼瞧着萨拉查还有继续开口的趋势,杰克实在是忍不住,一把捞起萨拉查便吻了上去。无视萨拉查不可思议的眼睛,杰克认真的品尝着身下人的滋味,正当他决定更进一步的时候却被反应过来的萨拉查一脚踹下了床:“死麻雀,你有多久没洗过澡了?”萨拉查尴尬地找了一个堂而皇之的理由。

 

杰克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决定去浴室洗个战斗澡,毕竟美色当前,怎么能把时间过多的浪费在那些身外之物上呢?当他火急火燎的冲向浴室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却瞄到了一个试图冲向大门的身影。

 

杰克简直要气疯,世界上哪有这样的Omega呀?他迈开腿,腰都不扭了,手也不摇了,再扭,老婆都要跑了:“来来来,我们一起洗。”慢了一步的萨拉查只好被杰克拖进浴室,但为什么不反抗呢?这就只有萨拉查自己知道了。

 

浴池内溅起的水花打湿了两个人的衣衫,杰克手疾眼快的一颗又一颗地揭开了萨拉查身上沾水后变得沉重的军服,期间还在萨拉查的身上到处揉捏,四处煽风点火,随着军服的逐渐解下,萨拉查精瘦带有苍白的身材逐渐显露出来,浴池上腾起的水雾略微做些遮掩。

 

杰克恶意的用嘴咬住了萨拉查的耳垂,轻微的舔弄着,并用刻意压低的声线在萨拉查的耳朵边点破了那个事实:“阿曼达,你喜欢我。”此时的杰克就像是一只发现了美食的猫,又像是一个求偶成功得意洋洋地孔雀在哪里肆无忌惮的展示自己的魅力。

 

萨拉查尴尬的转过了头,试图用水雾来遮掩自己的无措,可是耳边迅速升起的薄红使他暴露了自己。杰克得意的看着眼前这道由自己造就的美食,迅速把自己也扒光,继续向下探索着这个属于自己的Omega。

 

杰克爱怜的用手触碰这萨拉查白皙的胸前的两颗小果实,看着它们在自己的手下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慢慢的变红变硬,耳旁传来的是萨拉查不住的低声轻吟。杰克眸色略微低沉,然后用自己的唇舌代替了左手,调皮的含住那个小果实,并且用舌头和那个可怜巴巴的小果实游戏着。

 

嗯~好奇怪的感觉,不行,不能这样。萨拉查挣扎着在欲望的旋涡中拽回自己一部分的神志,他想要在杰克的魔爪中拯救自己的敏感的茱萸,却又仍不住向前拱了拱胸,杰克随即给了回应,并对萨拉查的诚实报以用力一吸。萨拉查一下子呻吟出来:“嗯哼~不要…不要在这里…”

 

杰克也无所谓,高高兴兴的抱起萨拉查走出浴池,向那张柔软的大床走去,他手下动作不停,脑子里都已经幻想好了等下要干嘛,眼中流露出色狼独有的目光。


【杰萨】互相弥补ABO之爱就在不知道的角落(1)

背景:百慕大三角区时萨拉查因为女巫的预言决定弃船,带领精兵登上了小杰克的船,战斗时因七零八落的海盗不敌导致小杰克被抓。
此时的杰克ABO性向还未体现,萨拉查无防备时被不按套路出牌的杰克在腺体上咬了一口,杰克因为萨拉查的信息素转变成了一个Alpha……


杰克斯派洛船长生气的踹开大门,扭动着腰肢摇着身上的饰品走进了宴会厅,该死的,这已经是萨拉查----那个讨厌的西班牙佬为一个陌生的亚裔男子举办宴会的第十三天了,他都没对自己这么好过,也没向伟大的杰克斯派洛船长介绍过他的亲信,杰克的心里一阵委屈。

呃,那个老海军呢?居然丢下了一整个宴会厅的贵宾?那个小黄人也不见了,怒火渐渐升起。他掏出罗盘,随着上面的指向找去。

萨拉查惊讶地望着被暴力撞开的木门,望向那个脸被飞溅的木屑划出一道道细痕的黑眼圈Alpha。“怎么是你?”
“怎么不能是我?你可是我的Omega,我来管管我的Omega有什么不可以?”杰克挑衅的望向一旁的亚裔男人----那个奇奇怪怪没有任何信息素味道却比一般的Alpha还有威慑力的人。


萨拉查的脸一下子阴沉下来:“斯派洛,别忘了我们的协议,管好你的嘴!”“我偏偏要说,你这个臭名昭著的海上屠夫早就被我标记了,谁会知道海上屠夫萨拉查是个Omega呢?”杰克快气疯了,他再也无法忍受住自己心中的负面情绪。
杰克不知道那个负面情绪是从何时升起的,是他第一次看到萨拉查被其他女人包围的时候还是萨拉查不肯告诉萨拉查的亲朋好友自己和他的关系。

萨拉查一惊没想到杰克真的说出来这个事实,他顾不得其他人只是充满了讥笑味的说:“你以为那是标记?你TM上过老子吗?那一口有屁用?”

杰克一直假装萨拉查是自己的,但当事实被当事人点破以后他心里一凉,随即忍着失去萨拉查的惶恐将萨拉查一把扛起走向了萨拉查的卧室.

“fu**!斯派洛,你要干嘛?!”这真的是萨拉查这辈子新的体验呢……

杰克:“上你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