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究南

世界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
铁人本命,永远的TeamIronman
emmmmmmmmm开学就慢更主
#霍格沃茨斯莱特林毕业生#

【主奇异铁/微虫铁】cor cordium(心中的心脏)

        “你那位朋友一直这样吗?”刚刚还在争吵的星爵突然扯开了话题,好奇地看向了坐在远处的斯蒂芬.斯特兰奇。

        托尼有些心慌,泰坦星恶劣的气候伴随着满天黄沙,冷冷地拍打在他身上,小沙砾撞击在纳米盔甲上,咔哒咔哒的小声音让人莫名烦躁。       

        些许碎石轻柔地砸在他的脸上,托尼眯起眼望向盘腿坐在一块大石上的斯蒂芬,有些怀念自己位于曼哈顿的豪宅里各式各样的太阳镜。

        不过,斯蒂芬这副像磕了摇头丸似的模样他倒是第一次见,托尼急匆匆地冲到对方身前,却也不敢喊他,法师的小玩意儿一向层出不穷的,任然信奉科学至上的全美第一天才科学家,面对自己不熟悉的领域,除了眨眨那双湿润的大眼睛也无法可想。

         “哦,伙计,你终于回来了。”托尼试图用漫不经心的语气掩饰自己的担心,他试图再扯几句“十二月的女郎”之类的鬼话,可是斯蒂芬一用那双灰绿色的眼眸瞅着他,那些风流就仿佛哽在喉咙里,托尼无意识地在地上滑动了一下左腿。

        那块地方立刻呈现出一种被踩踏过的印子。斯蒂芬清了清喉咙,他原本觉得难以开口的话以一种他也觉得陌生的姿态流了出来:“我刚刚看了到未来看了一下我们的结局。”

        他快速的撇了一眼摆出认真倾听姿态的托尼,要知道斯塔克向来与正经搭不上边,斯蒂芬又发散了思维,没有意识到自己停顿的时间过于长了,最终还是斗篷在他腰间挥了一把。

       “我看到了一千四百万个结局。”斯蒂芬又停下去不说了,他不知道该怎么样告诉托尼,他们没有在任何一个结局中拥有过幸福。

        他沉默着,或者说是安静地注视着托尼,泰坦星上的光线在虹膜中折射,夹杂着托尼斯塔克的魅力,硬生生地把冰冷的灰绿色安上一丝暖意。

        没有人愿意打破寂静,也许是因为没有人愿意做这个打碎所有人幻想的现实者,托尼在心中叹息了一声,故作轻松的问出了这句残酷的英文:“我们活下来的有几种?”他佯装不在意的笑着,只是左嘴角的弧度比平日里的低了五度。

        斯蒂芬比托尼要高上不少,他就着这个高度差一遍一遍地扫视着托尼摘去头盔的脸庞,或许对方已经不再年轻了,斯蒂芬想,疲惫已经爬上了这个英俊的小个子男人的脸。

        托尼不会法术,也没有超能力。他追求知识,笃信科学,用高科技来保卫地球。但是托尼斯塔克只是一个普通人,他应该出现在拉斯维加斯寻欢作乐,应该在新闻发布会上为所欲为,这个危险的外太空不应该是他的舞台。

        因为久久等不到他的回应,托尼充满希望的眼神逐渐暗淡,他的心脏一阵阵的收缩着,虽然他早就做了手术将自己与反应堆分离,但他每次心慌总是会按住自己的胸口。

       斯蒂芬了解托尼的每一个小动作。

       他听见自己说:“只有一个。”一个也没有。

  
       他知道托尼接下去的小动作,放在反应堆上的手会抬起来摸摸鼻梁,眨两下眼后会不自觉的用左脚蹭蹭地面。他简直要爱死托尼这些可爱的小动作了,尤其是每次他们在圣殿里打闹的时候。

        于是,托尼抬起自己抚摸反应堆的手,掐了掐鼻根,打起一丝精神:“那看来我们就只能走这种结局了,对吗?”他蹭了蹭左脚,对着斯蒂芬狡黠地眨眨眼。

        斯蒂芬僵硬地笑了笑,暗下决心,他绝对会找到最完美的结局的,他才不要,才不会让托尼斯塔克被灭霸捅穿,自己的恋人一定会永远在脸上挂着灿烂的微笑。
他告诉他们自己需要准备一个法术,在这时间里他们可以再休息一会儿。星爵带着曼蒂斯和大个子到一旁尬舞,托尼跟了过去时不时地嘲讽几句,似乎争嘴状态下的托尼整个人都鲜活了起来。彼得呢?

        “法师先生,你是在说谎吗?”那个全身上下都透露着青涩的蜘蛛男孩突然出现在斯蒂芬身后,“您刚刚回答斯塔克先生只有一种结局的时候心脏极速跳动的声音,被我听到了。”

        斯蒂芬没有停下自己融合阿戈摩托之眼的进程,他只是迟疑地望着这个孩子,他知道,这个看似不一般的蜘蛛侠实际上也只是一个还未成年的孩子,而那一千四百万种结局中,大多数的彼得都会伴随着对生的强烈渴望而死去。

        而他现在要做的正是在这个世界中制止这件事情的发生。

 
        不仅仅是因为他想让这个被托尼视作和自己共同的接班人的男孩子活下去,更是因为,托尼总是会把一切错误归结到自己身上,这将会是一个沉重无比的打击。

        “彼得,你听我说,我在做一件能改变一切的事,请你相信我好吗?”即使斯蒂芬自己都觉得这句话苍白无力。正当他觉得下一秒彼得都会蹦蹦跳跳地去找托尼叽叽喳喳时,一种成年人的沉稳骤然出现了。

       “嗯,我的意思是,如果这对斯塔克先生有好处,那法师先生就去做吧,必要的话,”彼得咽了口口水,他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做好那个最糟糕的准备。

        斯蒂芬抬起手摩挲着彼得棕色卷曲的发丝,神情温和的不像那个高大傲慢的斯特兰奇博士,他一字一句:“我们不做以性命换性命的蠢事,而且,我永远不会做出任何一个对托尼不利的举动。”

        彼得笑了出来:“当然啦法师先生,我当然相信您。”邻家男孩的腼腆悄悄显露。

        斯蒂芬又一次在心里感叹:彼得还是个孩子啊!

        “我会暂停时间,整个宇宙的时间,直到其他平行宇宙的未来有了一个完美的结局,然后我会解开一切。”斯蒂芬向彼得吐露了自己的计划。

         男孩子先是激动的蹦哒了一下,然后立即陷入一种更深层次的担忧:“那如果灭霸的力量强大到足以突破时间的桎梏呢?”“我会尽力拖住时间的,就算我失败了,孩子,我向你保证,他会活下来。”

        这个魔法终于完成了。

        彼得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的肩膀一颤一颤的,他的手不住地擦着眼眶,一圈红痕在棕色的眼睛周围浮现,与托尼的既相似有不同:“您是醒着的,对吗?”

        无头无脑的一句话,斯蒂芬听懂了,他没办法辩解:“是的。”

        “永远醒着吗?”

        “不是永远。”

        “那是多久?”

        “一直到我们能够活下来,或者死去。”

        托尼被平静下来的小虫喊了过来,一降落就被斯蒂芬喊停在了原地:“托尼,我有话想跟你说。”

        “嘿,等等!别说什么再不说就来不及了的鬼话,你知道flag这个词吗?彼得,告诉他这个流行文化。”

        一向对斯塔克先生唯命是从的彼得毫无动静,托尼狐疑地瞅瞅这个,瞅瞅那个:“好吧,你说。”

        “我爱你!”斯蒂芬抿了抿唇,“我爱你胜过一切,你就像我心中的心脏。”

         围过来的星爵三人吹着口哨起哄,即使他们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永远不会尴尬的托尼斯塔克敛去了不正经的表情,注视着斯蒂芬,然后笑了出来:“你早就知道我也是的。”

        “你比这玩意儿还重要。”托尼点点自己胸膛上的反应堆,他从不背情诗,因为他说的每一句话都足够撩人。

        斯蒂芬确定托尼现在是开心的,于是他操控着时间宝石暂停了整个宇宙。

        即使自己依旧弱小,不能确保能够打赢灭霸以及之后的每一个强大的敌人,即使我甚至只能通过这种旁门左道来拥有暂时的和平,斯蒂芬也一定要托尼被定格的那一个瞬间是喜悦的。

        他其实还有一点没有和小虫说,他不仅仅是要永远的醒着,在所有人都定格住的同时保留着孤独的清醒,他还需要去观看那些无穷无尽的未来,独自承受每一次托尼死亡所带来的巨大悲伤。

        那是一千四百万次地面对爱人死去而无能为力。

        舍不得离开你,my cor cordium。

        原谅我的自私,my cor cordium。

拉丁文:cor cordium  心中的心脏

评论(6)

热度(115)